人物

退役不褪色的安全“兵”

 

  ■本报驻广东记者阎友华通讯员刘茗杨文静邓秀琼

  “还要不要命啊?安全带也不系,安全通道也不走!你这样对你老婆孩子负责吗?”白色安全帽下面,一张因长期暴晒而呈红褐色的脸愤怒紧张得几近扭曲。

  7月24日上午11时,在全球最大会展中心——中建三局深圳国际会展中心工地上,退役军人廖培培正对工人的违规操作进行严厉批评教育。“你刚才爬着悬挑梁到10号钢柱,我给你录下来了!你在悬挑梁上爬着的时候我没敢喊你,怕惊吓到你。就多走10米的事儿,那么高要是摔下来可怎么办?”

  廖培培今年刚过30岁,来到中建三局二公司工业公司深圳国际会展中心项目仅一年时间,可他已经是工地上大名鼎鼎的“安全监工”了。

  10年前,廖培培在某武警机动师服兵役,2年的部队生活,他拿了8枚勋章,并作为“学雷锋先进个人”在全师作报告。从部队退役后,廖培培一直在各类安全岗位工作。

  “有国歌响起,甚至听到哨子声,我就会本能地热血沸腾。10年了,这种感觉从没变过。无论我做什么工作,都会把集体荣誉放在第一位。”廖培培毫不掩饰内心的自豪,笑着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与“酱油色”的皮肤形成鲜明对照。

  廖培培现在负责的作业管理区有5万平方米,相当于7个标准的足球场大小,烈日下他每天平均步行6万步。其他的战友每人负责的工区最小也有2万平方米。“酱油色”是他们皮肤颜色的标配。

  “不好,有人要中暑了!”廖培培快步跑到前方正在桩基作业的一名工人身旁,强令他停止作业。廖培培从工具包里拿出藿香正气水,一边看工人把藿香正气液喝下,一边用手给工人扇风,在简单询问状况后,他让工人暂时回宿舍区休息。

  “你怎么知道他不舒服?”旁人很纳闷。

  “你看他脸上都没什么汗了,嘴唇也很干,还发白,这是中暑的前兆,我有经验。我包里啥都有。”说着,廖培培得意地一笑,一边从包里翻出东西来:手电筒、激光笔、藿香正气水、云南白药气雾剂等等,应有尽有。

  深圳国际会展中心项目施工工期紧、标准高、压力大,为了顺利完成8.30节点目标,每天同时有近万名工人在40℃的酷暑中作业。这群“安全兵”像守卫祖国一样守卫着这群工友!正是因为有了他们,项目部自进场以来,实现了安全零隐患、零整改、零事故。

  他们从祖国的天南海北,来到改革开放的特区深圳,变的是服装,不变的是本色;从保卫人民安全的卫士,到守护祖国崛起的建设者,变的是职业,不变的是他们的拳拳赤子心。

  像廖培培这样的退伍军人,在中建三局二公司工业公司还有很多。近两年来该公司积极响应国家政策,引进多名退伍军人,退伍军人人数占职工总数的5%。仅深圳国际会展中心项目安全岗位就有14名退役军人。敢打硬仗、善打大仗,这群“安全兵”正用自己永不褪色的言行向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献礼!

编辑:丁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