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探究“小丘”之谜——从桂林、武夷山水“甲天下”之争说起


  ■余天寅范珍贤

  戊戌春节,几位老友相聚,偶然谈起武夷山,说“印象大红袍”改版后更精彩,游客到武夷山旅游,都会争相观看,宣传效果很好。有人说宣传武夷山功劳最大的当属文坛巨擘郭老沫若先生,他的“桂林山水甲天下,不如武夷一小丘”广泛传播海内外。

  1962年11月12日,秋高气爽,天气晴朗。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郭沫若和夫人于立群视察游历武夷山,泛舟九曲溪,眼望神奇秀丽的山水风光,郭老情不自禁地击节赞叹:“美哉、美哉,太美了,真是人间仙境!”是晚酒席间,诗兴大发的郭老随口吟诵“桂林山水甲天下,不如武夷一小丘!”郭老的这两句诗,成了传扬武夷山水风光一张绝佳靓丽而鲜活的金色名片。1999年12月,世界文化与自然双遗产地花落武夷山。至今,我国只有泰山、黄山、峨眉山和武夷山等四处获得世界文化与自然双遗产地的殊荣,崇安县也因此改名为武夷山市。

  究竟谁家山水属于“甲天下”?武夷山、桂林山水之间的争论由隐晦到公开,由地方到中央,逐步升级,直至当时分管旅游工作的国务院副总理谷牧同志题诗一首,作出公断,才了结这场旷世之争。诗曰:“桂林山水甲天下,武夷山水亦神奇;同是祖国好山河,何须评比论高低。”显然,谷牧先生的诗有打油诗的味道,属和谐公断。诚然,争论从此偃旗息鼓。那么,郭老“不如武夷一小丘”,这“小丘”到底有没有明确指向?如果有,又特指谁?郭老在诗里没有点名,至今成了一个不解之谜。据当年陪同郭老的人员记述,“小丘”是指武夷山水的精华所在,就是九曲溪的五曲和五曲四周的天游、云窝景点。令人遗憾的是,大文豪郭老已于1978年6月12日驾鹤西游,我们无法请教求证。笔者虽无数次驻足留连武夷山景区,每到一次,都会想起或向友人提及郭老的这两句诗。久而久之,大家都习以为常,接受和认同了“小丘”是指五曲和天游、云窝景点的定论,并把它作为郭老的酒后“失言”,文人情怀的笑谈。历史的真相果真如此?笔者不以为然,始终存有疑惑,但限于笔者才疏学浅,难以探索明白,现抛砖引玉,求教大家。

  窃以为,“小丘”是特指朱熹。因朱熹创建的紫阳书院(武夷精舍),位于九曲溪五曲的隐屏峰下,与天游、云窝景点相连,朱熹曾在此讲学长达10年之久。笔者以为郭老在“桂林山水甲天下,不如武夷一小丘”的诗句里表达了三层意思,一是肯定桂林山水为天下第一;二是指出武夷山水也奇秀冠绝;三是两地比较,除了优美的自然风光,在历史文化方面,作为中国古文化代表人物朱熹所在的武夷山更胜一筹,所以有“不如武夷一小丘”之论断。可见,郭老此论不是一时兴起所为,而是深思熟虑之后的结论。

  希贤希金,是人类的共同向往。郭老是20世纪的文化巨人,中国历史上的文化巨匠,集文学家、历史学家、诗人、书法家、科学家和社会活动家、革命家于一身。郭老1914年在日本九州帝国大学学习;1921年发表第一本新诗集《女神》,成为新诗奠基人;1926年参加北伐,任北伐军总政治部副主任,领少将军衔;1930年撰写了《中国古代社会研究》;1958年9月至1978年6月任中国科学院首任院长,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首任校长、苏联科学院外籍院士;曾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政务院副总理,中共第九、十、十一届中央委员,第二、第三、第五届全国政协副主席。郭老22岁在日本留学攻读医学,同鲁迅一样都弃医从文,俗话讲:不为良相,但为良医。医学以匡扶社稷、救死扶伤为宗旨,专业上追求精准精微,科学严谨。并且,郭老在许多学术领域都有开创性贡献,是杰出代表,常人难出其右,所以从其资历和名望地位看,郭老集国家领导人和学术泰斗于一体,绝不会因一次酒宴而失态、失言,口吐诳语。郭老在书法艺术方面,同样成就非凡,在我国现代书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郭老以“回锋转向,逆入平出”为执笔8字要诀,笔力爽劲洒脱,气贯笔端、运转变通、韵味无穷、形神兼备,被世人誉为“郭体”。

  郭老祖籍福建汀洲府宁化县,是闽西客家人,先祖郭福安为郭子仪之后裔,郭老虽然出生于四川省乐山市沙湾镇,但回到老家福建,来到武夷山,自然有种别样的亲切感。于是,那次游览武夷山,还有一首诗留存于世,题为《游武夷泛舟九曲》。

  九曲清流绕武夷,棹歌首唱自朱熹。

  幽兰生谷香生径,方竹满山绿满溪。

  六六三三疑道语,崖崖壑壑竞仙姿。

  凌波轻筏觞飞羽,不会题诗也会题。

  值得一提的是,这首诗除了赞美武夷山自然风光外,特别指出“棹歌首唱自朱熹”,历代文人骚客多有吟诵九曲溪和武夷山水的诗词,而首先全面概括描写武夷风貌的是朱熹《九曲棹歌》,所以,就有郭老《游武夷泛舟九曲》中“棹歌首唱自朱熹”之句。“棹”即船浆,棹歌就是舟子渔夫击棹吟唱的歌。朱熹这首用民间乐歌的形式吟唱的《九曲棹歌》,约作于南宋淳熙年间,共10首,是最早赞美武夷山九曲溪两岸风光的棹歌,全部镌刻于九曲溪各曲岩壁,应是朱熹1183-1190年间居住武夷精舍时镌刻于石。10首棹歌,经历800多年的风吹雨淋,至今尚存一曲、二曲、四曲、五曲、六曲、八曲6方。为了让游客乘筏游览时能够完整欣赏朱熹这一千古绝唱,武夷山风景区管委会于1997年分别补镌了二曲、三曲、五曲、七曲、九曲棹歌(其中二曲、五曲棹歌因朱熹原刻离岸较远,在溪流中看不见,故也补刻于乘筏可见之处)。《九曲棹歌》成为武夷山九曲溪精品旅游线路重要文化景观。

  名山名人,自古以来交相辉映;文因山水而著,人以文章扬名。“桂林山水甲天下”出自宋朝王正功《嘉泰改元桂林大比与计偕者十有一人九月十六》一诗。宋庆元六年(公元1200年),68岁高龄的王正功,到桂林任广南西路提点刑狱权知府事,次年嘉泰元年(公元1201年),恰适值年大比(多试元年),广西学子乡试者,共得举人11名。桂林学子的不俗成绩,令王正功异常高兴,便以地方官身份在府中宴请中举的学子,并作诗七律二首相勉,其中“桂林山水甲天下”的诗句,便从这酒桌上传遍华夏和全球,至今让人津津乐道,桂林也因此声名鹊起,天下闻名。2014年6月23日第38届世界遗产大会上,以桂林为首的中国南方喀斯特第二期项目申遗成功,桂林山水荣登世界自然遗产目录。2016年9月,优美的桂林以“山青、水秀、洞奇、石美”的四绝,成为万年人类智慧圣地。王正功1133-1203年在世,享年71岁,鄞县(今浙江宁波)人,因写了“桂林山水甲天下”和重学兴教而名垂千古、万世流芳。也许是巧合,与王正功同时代的朱熹,两个年龄相差仅3岁,于1130-1200年在世,亦享年71岁,祖籍徽州婺源,生于福建尤溪,寓居崇安,卒于建阳,籍贯应属福建,谥“文公”,追封徽国公。朱熹是南宋著名的理学家和教育家,程朱理学的集大成者,闽学代表人物,孔子、孟子之后弘扬儒学最杰出的大师。朱熹理学是中国传统文化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中国宋末至清代700余年间一直处于统治地位的思想理论,代表具有普遍意义的传统民族精神,把中国文化推进至最高峰,影响远及东亚、东南亚和欧美诸国,体现为东亚文明,甚至对14-18世纪欧洲启蒙运动和近代化亦产生影响,是世界性的学说。武夷山是朱子理学的摇篮,也是朱子理学(闽学)的孕育、形成和发展地。朱熹15岁迁居武夷山,63岁迁居建阳,在武夷山生活近50年。武夷精舍(紫阳书院)位于五曲溪北隐屏峰西南麓,是朱熹于淳熙十年(公元1183年)辞官以后,亲自擘划、营建的书院,世称“武夷之巨观”,属武夷山当时的一大建筑。朱熹在武夷精舍著述讲学,完成了《四书章句集注》等理学经典著作,许多理学家云集在武夷山择地筑室,求学读书讲学,继志传道授业,使武夷山在南宋时期成为中国东南的一座文化名山,后人称之为“闽都邹鲁”,“道南理窟”。武夷精舍备受朝廷重视,历代都有修葺。南宋末期,朱熹时任侍郎的儿子朱在和时任郎中的孙子朱鉴均对武夷精舍进行修缮与扩建,更名为紫阳书院。朝廷派使者拨款供书院日常开支。

  明万历十一年(公元1583年)书院重修,焕然一新。康熙二十六年五月,官方再度重修,由康熙皇帝赐予御笔“学达性天”匾额。如今的武夷精舍,仿宋建筑风格,占地7200多平方米,建筑面积863平方米,巍峨壮观,额书朱熹墨宝“武夷精舍”四个大字,书院牌坊两侧草坪塑有朱熹和四大弟子铜像,供人瞻仰参观。作为著名历史学家的郭老对朱熹和武夷精舍,对王正功与桂林的历史沿革、风物人情自然了如指掌,桂林虽然拥有刘三姐等广西壮族的特色文化,地方历史文化底蕴深厚;王正功的诗句“桂林山水甲天下”成为千古绝唱,但其历史文化和学术成就不能与朱熹和朱子理学同日而语、相提并论。可见,郭老“桂林山水甲天下,不如武夷一小丘”之句,绝不是一时性起之言,而是经过长期研判以后的自然流露,更是酒后的神来之笔和首创!由于笔者孤陋寡闻,查阅所能查到的全部资料,没有直接发现郭老尊孔子为“大丘或老丘”,尊朱子为“小丘”的称谓。况且,当年的陪同人员请教郭老,“小丘”是指代什么的时候,郭老应有回答“是指五曲的人和物”。抑或是疏忽,陪同人员只传其一,说小丘是指五曲景物;没讲其二,将朱熹遗漏了。诚然,这并不影响“小丘”是特指朱熹的判定,否则,郭老的这两句诗在逻辑上就辞义不通,因为郭老首先肯定桂林和武夷山两地盖世的自然风光,然后带出结论性的一句“不如武夷一小丘”,旨在文化;众所周知,文化是旅游的灵魂。此有郭老同时写的另一首诗《游武夷泛舟九曲》旁证,现代著名学者、哲学家蔡尚思先生的“东周出孔丘,南宋有朱熹;中国古文化,泰山与武夷。”也可以佐证。

  也许,朱熹和王正功两人天南海北,在世时并不相识,宛如中国古代文化辉煌灿烂的星空里两颗耀眼的行星,闪亮登场、相向而行,倏然地擦肩而过;他们辞世以后几百年,却因一位当代诗人的两句诗,共同走进世人的视野,再现了中华传统文化的绚丽风采。

编辑:丁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