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苗”“铲土”除积弊 - 中国建材网内容管理系统

党建

“拨苗”“铲土”除积弊

  ■韩超

  为政风气关乎国家兴衰。风气正,则国泰民安;风气不正,则祸国殃民。《晋书》记载,晋武帝司马炎在当国之初,宽厚治国,与民休息,实施了一系列经济措施促进社会发展,且推崇孝道,示下节俭。史书记载,太医司马程据献上一件用野鸡毛织成的毛衣,司马炎命令当庭烧掉,以“焚裘示俭”。太康年间,西晋一片繁荣。然而,孙吴归命,九州一统后,司马炎以为天下平安无事,遂倦于听政、疏于国事,生活也开始奢侈腐化,宫中姬妾就达近万人。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帝王奢靡无度,世家大族争相仿效。《世说新语·汰侈》中记载:将军石崇家的厕所豪华无比,放置着各种香水、香膏供客人使用。并安排了十多个穿着锦绣、打扮艳丽的女仆恭立侍候。客人上过厕所,女仆就把客人身上衣服脱下扔掉,帮客人换上新衣。骁骑将军王武子,穷尽奢靡。一次王武子设宴侍奉司马炎,桌上用的全是琉璃器皿。婢女一百多人,穿着绸缎、手托食物侍奉。其中一道菜是蒸乳猪,味道肥嫩鲜美。司马炎问其原因,王武子回答说:“是用人乳喂养的。”

  官员之间斗富之风猖獗:王恺饭后用糖水洗锅,石崇就以蜡当柴;王恺做了四十里的紫丝布步障,石崇就做五十里锦缎步障抗衡;石崇用花椒和泥刷墙,王恺则用赤石脂来粉墙攀比。奢靡风气下,司马炎不但不制止,相反还添柴加火。王恺是司马炎的舅舅,得知王恺比不过石崇,司马炎就赠给他一株罕见的两尺多高的珊瑚树。孰料,当王恺拿着珊瑚树向石崇炫耀时,却被石崇用铁如意击碎,王恺感觉惋惜,声色俱厉。石崇漫不经心地说:“不必如此,我马上还你一株。”他令仆人拿出六七株三四尺高的珊瑚,任王恺挑选。

  上下交征利而国危矣。奢侈生活最终演化为权力和利益争斗,西晋贵族王公同姓相残,大动干戈,加速了西晋的灭亡。

  看得见多远的过去,就能走得向多远的未来。以历史兴衰为鉴,中国共产党自建党之初就非常重视作风建设。从中共七大提出的“三大作风”到七届二中全会提出的“两个务必”,从十五届六中全会提出的“八个坚持”到十七届四中全会提出的“四个大兴”……党风建设作为党的生命线,一直在被加强。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从制定和执行中央八项规定开始,针对“四风”积弊出重拳、下猛药,取得了重大成效。但不能否认,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在一定程度上仍然存在,如:一些领导干部调研走过场、搞形式主义,调研现场成了“秀场”;一些单位“门好进、脸好看”,就是“事难办”;一些地方注重打造领导“可视范围”内的项目工程,“不怕群众不满意,就怕领导不注意”;有的地方层层重复开会,用会议落实会议;部分地区写材料、制文件机械照抄,出台制度决策“依葫芦画瓢”;一些干部办事拖沓敷衍、懒政庸政怠政,把责任往上推;一些地方不重实效重包装,把精力放在“材料美化”上,搞“材料出政绩”;有的领导干部热衷于将责任下移,“履责”变“推责”;有的干部知情不报、听之任之,态度漠然;有的干部说一套做一套、台上台下两个样。

  以上种种,看似新表现,实则老问题。日前,习近平总书记对加强党的作风建设作出重要指示强调:纠正‘四风’不能止步,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这一重要指示,充分表明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定不移全面从严治党、持之以恒正风肃纪的鲜明态度和坚定决心。

  党的作风就是党的形象,关系人心向背,关系党的生死存亡。如何纠正“四风”,改进党风政风?

  坚持持之以恒。“四风”问题由来已久、成因复杂,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彻底解决,也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纠正“四风”既需要决心和信心,更要有恒心和耐心,需要抓常、抓细、抓长。坚持干部带头。善禁者,先禁其身而后人。各级领导干部要身体力行,带头纠正“四风”,形成以上率下的“头雁效应”,从而引导广大党员干部跟着学、照着做。坚持与职务升迁挂钩。“四风”以特权思想、特权作风为特征,是“官本位”思想的外在表现。要建立科学的考评激励机制,对于解决“四风”问题成绩显著者,给予表彰,委以重任;对纠正不力者,严肃追责,摘其“乌纱”。坚持标本兼治。善除害者察其本,善理疾者绝其源。既要保持对“四风”积弊之苗露头就拨的高压态势,又要编织更加密实管用的制度,铲除滋生“四风”的土壤,让“四风”积弊无处栖身。

  本期周刊刊头题字人石小特,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湖南省青年书法家协会副秘书长。

编辑:丁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