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谈玉平的艺术人生

  ■王琰田

  位于甘肃省南部洮河中游的岷县,历史悠久,隋代即设岷州,境内山岭起伏,河流纵横,气势壮观。毛主席著名诗句“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中的“岷山”,北端即起于岷县南部。

  岷县不仅自然风貌秀丽壮观,民间传统文化也底蕴深厚,是“中国花儿之乡”和“中国洮砚之乡”,也是“联合国民歌考察基地”。岷洮花儿、洮砚加工制作技艺、巴当舞先后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其中洮岷花儿被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谈玉平正是在这样一个山奇水秀、民俗文化土壤肥沃、艺术氛围浓厚、颇具浪漫气质的地方成长起来的民间艺术家。民间性、接地气、生活气息浓厚、喜闻乐见、雅俗共赏,这些都是谈玉平艺术作品的鲜明个性特点。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谈玉平1957年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七岁便失去母亲,祖父是解放前乡间知名的老绅士,家中藏有很多名人字画,老人常常向孙子讲解这些名人字画的来龙去脉,虽然由于年纪小,似懂非懂,但这些名人字画的故事却在谈玉平幼小的心灵中扎下了根。谈玉平的父亲解放后读过私塾,教过书,他对儿子的教育抓的很严,除经常教他做人的道理外,还教他学习《三字经》《百家姓》《弟子规》《千字文》等国学启蒙知识。

  受家庭的影响,谈玉平自小便具有强烈的求知欲,爱好广泛,多才多艺,小学三年级开始,老师便让爱写毛笔字的他办墙报、黑板报,一笔一划学写标题、画漫画、出墙报,他画的国庆报头、建党节画、劳动节画等,受到全校师生的好评和赞誉,这不仅增强了他的自信心,也进一步激发了他对书画艺术的浓厚兴趣。由于家贫,买不起书籍,他便向老师和学校图书室借书看,同时,省吃俭用,凑钱买纸张装订成练习本写写画画。

  那个年代,生活充满了艰辛,经常吃不饱饭,年幼的他也不得不帮父亲分担起养家糊口的重担。学校放假期间,他跟父亲背上30斤大米,到山区换洋芋、换杂粮以度饥寒,经常徒步四五十里以外,换来80斤杂粮,才勉强够一大家人吃上两个月时间。即使在这样艰苦的日子里,他也没有放弃自己的爱好,每天晚上点上煤油灯,坚持看书、写字、练画。上初中后,他遇到了当地很有名气的美术老师曹效孔,曹老师画的巨幅油画如《毛主席去安源》《毛主席上井冈山》等惟妙惟肖、活灵活现。那时的画工费很高,画一幅毛主席像400元至500元,能解决一家人一年的生活问题。为了自己的爱好,也为了改变忍饥挨饿的生活,他紧跟在曹老师的身边,刻苦学习绘画艺术,在老师的指导下,这一时期他的书画水平有了很大进步,也坚定了他将艺术道路坚持走下去的信念。

  高中毕业后,生活的艰难依然没有多少改善,为了养家,他当过民办教师,还抽空学习木工,做家具在市场出售。到了腊月,他将自己贺岁题材的书画作品装裱好,拿到集市上卖。就这样,才慢慢积攒下一点余钱,买到《芥子园画谱》《醉墨轩画谱》《马骀画宝》《三希堂画宝》等画谱,及欧、柳、颜、赵四大家的书帖,然后一直坚持临摹学习。

  上世纪90年代初,他毛遂自荐,到甘南藏族自治州民族木器厂做技工,一边在车间下苦力干木工活,一边搞设计、描图,搞工艺美术创作。厂里开发新产品,派他到福建漳州进修工艺美术,他抓住来之不易的机会,刻苦学习《石瑛石钻画》《平板瓷面钻画》《玻璃磨漆画》《回丝画》《棉花画》《烫烙画》等,同时,学习工艺书法,用石膏粉半流质稀稠滴注工艺草书字,然后油漆贴金,装框销售。《棉花画》和烫烙雕刻画,具有悠久的历史,是中国画和民间绘画的几种特殊艺术表现形式,前者选用高级脱脂棉、洗棉、减棉、染棉,用廉价的胶合板上底膜成形,进行装贴,装入框架,粘贴图案有《雄鹰展翅》《松鹤延年》《松竹梅三友图》等;后者用各种型号和大小不同的外热式烙铁在板材上进行烫烙,如山水、花鸟、人物等图案,然后镶入镜框内或设计在家具上,使人们在室内就可以欣赏山河美景。这些作品色泽鲜艳、层次分明、棱角凸显,立体美感十足,深受广大群众的热爱。

  这次难得的学习经历和此后连续5年工艺美术师的生涯,使谈玉平增长了见识,开阔了眼界,吸收了不同艺术种类带来的丰厚养分,使他的艺术作品更接地气,更接近民间审美,因此也自然更受普通百姓喜爱。

  上世纪90年代末,他毅然离开工厂,跟随内心激情的召唤,投身甘南辽阔的大草原,用热情的笔触,讴歌民族风情,讴歌祖国的大好河山,先后创作了《草原风光》《牧羊》《荒滩牧牛图》《散文小品诗草》等,在甘南报等刊物上发表。1997年香港回归,甘南州群艺馆举办书画展,他的书法《傲香港回归,庆世纪盛典》荣获一等奖。

  此后,为了能向名家交流学习,博采众长,提高自己的艺术修养,他主动走出岷县,到陇西、漳县、临洮县等地游学。在此期间,他参加了全国书画大展,并入编《跨世纪书画家风采录》一书;2001年他参加《纪念苏东坡逝世900周年全国书画大展精品集》一书征稿活动,荣获精品奖。

  近几年,随着阅历的增加和倾情投入,谈玉平在艺术上不断取得新进步。尤其在美术作品方面,举凡花鸟鱼虫、梅兰竹菊、山水人物,在他笔下都信手拈来,自然流畅,活灵活现,颇具气象。

  他画花卉,或浓墨重彩,酣畅饱满,不厌其繁;或简约灵动,寥寥几笔,枯笔温染,寓诗情和精神遐想于草木之形。他画山水,师法古人,从临摹开始,但没有仅仅停留在绘画技巧上,而是追求气韵生动。他画鱼虾,三五笔落纸,形其意态,彰其神采,先由工到写,转而泼墨淋漓,浓淡相生,虚实相应,再到墨色兼用,尽显鱼虾之风采,所谓放笔直取性灵者也,往往不一会儿,一副生动活泼的《鱼乐图》或《虾趣图》即跃然纸上。所绘之鱼,有动有静,或群游追逐,或嬉戏跳跃,栩栩如生;所绘之虾,能伸能屈,进退有方,妙趣横生。

  奇崛的岷山和隽秀的洮水,涵养了岷州的古老文明,也养育了谈玉平这位颇具才情的民间艺术家,他把艺术的根深深扎在这片热土中,把人生的苦难化作艺术的养分,将对家乡岷州的热爱之情倾注到自己的作品中,热情讴歌新时代和美好生活。他在艺术上也取得了令人欣喜的成绩,由他创作的8尺屏《凤凰牡丹图》,25米长卷《百鱼图》《百虾图》《万里河山图》《百凑荟萃图》等作品在兰州展出后,受到社会各界人士的好评,并被收藏于徐悲鸿书画研究院。

编辑:丁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