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从《宣和奉使高丽图经》看三件 高丽青瓷瑞兽薰炉

韩国中央博物馆藏高丽青瓷薰炉

  ■菁古斋

  北宋宣和五年(1123年),徐兢奉使出使高丽,以天子“掌天下之图”为目的,在高丽期间“得其建国立政之体,风俗事物之宜,使不逃于绘画纪次之列”,于宣和六年回国,而献《宣和奉使高丽图经》一书。

  《宣和奉使高丽图经》中关于“高丽青瓷”的记载有:“陶器色之青者,丽人谓之翡色也,近年以来制作工巧,色泽尤佳……复能做碗、碟、杯、瓯、花瓶、汤盏,皆窃定器制度”,从中看出高丽青瓷的制作工艺、釉色均得到了徐兢的肯定,由此推想高丽青瓷的制作水准在北宋士大夫阶层的欣赏层次中也是可以得到肯定的。至南宋时期,太平老人《袖中锦》有“监书、内酒、端砚、洛阳花、建州茶、蜀锦、定磁、浙漆、吴纸、晋铜、西马、东绢、契丹鞍、夏国剑、高丽秘色……皆为天下第一,他处虽效之,终不及”,仍是对其有极高的评价。

Ellsworth旧藏青白瓷薰炉

  《图经》中关于高丽青瓷薰炉的记载有:“狻猊出香亦翡色也,上有蹲兽,下有仰莲以承之,诸器以此物最为精绝。其余则越州古秘色、汝州新窑器,大概相类”,徐兢在对高丽青瓷做出整体上的肯定之后,又把高丽青瓷薰炉单列出“陶炉”一词条加以说明,并以此物最为精绝。在韩国中央博物馆(NationalMuseumofKorea)馆藏中,有三件高丽青瓷薰炉与之类似,其中两件青瓷薰炉器盖上蹲踞狮子(狻猊)形瑞兽,高分别为21.2厘米和17.6厘米,另一件薰炉上瑞兽为盘踞龙形,高22.7厘米。三件薰炉器身均为折沿鋬口,下支三足,并装饰有刻划纹饰。

韩国中央博物馆藏高丽青瓷薰炉

  高丽青瓷的烧造技术从我国传入朝鲜半岛,自11世纪于半岛西南始烧,根据韩国的考古发现,朝鲜半岛西南海岸一带有很多最早的青瓷窑址。最具代表性的有全罗南道康津郡大口面和七良面,除此还有平安南道、黄海南道及京畿道等多处。自高丽青瓷初期的“玉璧底”型之后【注:依据林士民先生的观点,高丽青瓷玉璧底碗更接近北宋时期,并非晚唐、五代期间。见:林士民,《青瓷与越窑》,上海古籍出版社,293页】,其发展过程中,器型曲线趋于温和柔丽,如梅瓶、葫芦形执壶等,器型有别于北宋同类器型,逐步形成了自己的风格;此外,还有象形(sanghyeong)手法,以贴、堆或捏等塑形摹状瑞兽、植物花卉等貌。装饰技艺上,高丽青瓷从早期的划花、刻花、印花逐步产生了镶嵌、铜红彩、褐彩(铁绘)、镂空等代表性技法,纹样上也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如蒲柳水禽、云鹤纹,以及圆形开光构成的装饰纹饰。

新泰市博物馆藏青白瓷薰炉

  我国可与此对照的文物,有山东省新泰市博物馆藏青白瓷瑞兽薰炉,高20.5厘米,具有明显宋代特征,为北宋中期景德镇湖田窑产品。此外,由美国古董商R.H.Ellsworth收藏,J.J.Lally递藏的一件青白瓷瑞兽薰炉(高15.2厘米),于2016年由西泠拍卖公司回流我国文物市场。此两件国内器物均为器盖蹲踞狮子瑞兽,器身折沿鋬口,唯新泰市博物馆藏器身类似“行炉”状,Ellsworth旧藏器身足部饰覆莲状。

韩国中央博物馆藏高丽青瓷薰炉

  以上,由韩国中央博物馆所藏三件高丽青瓷瑞兽薰炉的展示与我国《宣和奉使高丽图经》文献、文物的印证比较,说明高丽与北宋期间的文化交流素有“文物礼乐通,经史与中国相近,难同其他蕃邦”的紧密关联。

编辑:丁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