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工厂情结——我做企业的故事 宋志平《笃行致远》选载12

 

  宋志平管理工程博士,现任中国建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

  2002年年初,中央大型企业工委领导找我谈话,希望我去上级单位中新集团任总经理,当时的中新集团总经理葛铁铭也推荐了我。我心里有些纠结,一是北新经过10年奋斗打下了一个很好的基础,可以大干一番了;二是中新集团当时陷入困境,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10年前我临危受命出任北新厂长的一幕仿佛又重演了,我知道是时候离开北新去中新集团了。

  我大学毕业之后来到工厂,一干就是23年,从23岁一直到46岁,从一名技术员做到董事长,对工厂有着十分深厚的感情。当厂长的10年间,我带着干部员工在北新厂区种了1.4万棵树,其中有三菱商事赠送的300棵樱花树,有从山东运来的樱桃树,还有我的一些企业家朋友送的很大的黄杨球。整个工厂就像一座花园,我很喜爱它。也是在这个工厂,我在职读了MBA课程和管理工程博士课程,多次出国考察学习,增加了阅历,增长了才干。虽然我为这个企业做了一些工作,但内心一直十分感恩北新培养了我!

  其实,10年中我也有离开工厂的机会。上级组织部门曾两次来找我谈,还有一位领导找到我,希望我挑更重的担子,但我实在不想离开工厂,我也不确定我离开后工厂能否顺利发展。有一次,我形象地对上级组织部门的领导说,我已经企业化了,就像布料被做成了西服,就很难改成中山装了,领导们也很理解我的想法。就在我去中新集团任职前,北京市的相关领导找到我,希望我去北京市的一家大型上市公司做负责人。他说北京市政府已经研究同意了,并给我提供住房、收入等方面的丰厚条件。对于这位领导的好意和盛情,我很感谢,但还是婉言拒绝了。我在工厂工作惯了,每天都要看到工人上班,看到客户进货,看到财务报表,这些看似寻常的东西,早已融入了我的血液。我崇尚一生做好一件事,很多人都以为我有远大的抱负,实际上我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是干一行爱一行的人。

  在工厂当厂长的这些年,我都是和大家一起住在工厂生活区的职工宿舍楼里。有两次北京市给予企业一把手住房奖励,我都让给了管理骨干和技术骨干,那些房子放在今天也应该值几千万元了。我当厂长的第二年,由于企业效益好,中新集团一次性奖励我27万元人民币,我把这笔钱交给了厂财务,用作职工奖金。还有一次,中关村园区奖励给我10万元,我用这笔钱给工厂幼儿园买了一些书和玩具。那时候,30多万元就可以在昌平买个像样儿的别墅。有人可能觉得我这样做有些冒傻气,但我觉得做企业领导最重要的是让大家满意。让我特别欣慰的是,我的家人一直很理解我的这种做法。

  离开工厂前,还有一点让我感触颇深。我当厂长10年,没有和干部职工红过一次脸。我有时也批评干部,但都是以循循善诱的教育方式,我反对那种上级对下级吹胡子瞪眼睛的做法。尽管住在职工宿舍楼,但职工们从不打扰我,更不会跑到我家闹事。我也从不去职工家串门,大家知道我忙,而且喜欢在工作之余读书,所以都很理解我。那时,我每天中午和员工一起在食堂排队打饭,职工们也从不在我吃饭时向我反映问题,他们是打心眼儿里尊敬我。

  (编辑:李秋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