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拼搏奋斗,勇于创新

  张昊信

  在安哥拉项目还处于合同报价与合同谈判阶段的2013年,我就有幸加入项目部;2017年项目完成性能考核与可靠性测试,标志着项目基本结束。我可以自豪的宣称:我是自始至终全程参与安哥拉项目的主要人员之一。

  随着项目合同的正式签订,我全身心的投入安哥拉项目的执行工作。在国内从事的工作主要包括项目风险评估、技术方案审核、设计管理、采购文件起草与谈判、垃圾焚烧炉的采购与管理、重油电站EPC合同的采购评标&合同起草、签订;现场工作主要包括石油焦项目的安装&调试&考核工作、熟料线施工管理、重油电站的现场管理、工艺图纸问题处理、考核方案的起草与谈判、考核过程控制、安装完成证书谈判、可靠性测试报告谈判等。安哥拉项目自始至终,我都是项目的核心人员;我用艰苦的奋斗、深入的研究&分析、专业的技术能力、良好的沟通谈判,力争使项目按照公司预定的项目计划与成本预算推进,力争实现项目完美收关。

  风险评估是项目启动前的重要工作,重新审视合同中存在的风险,降低项目执行难度。这份工作需要仔细研究合同内容与技术方案。在此期间,我组织协调,完成安哥拉技术合同的翻译工作。通过对合同的翻译及研究,实现对合同的全面了解;同时,这也为我起草并完成重油电站合同谈判的奠定了基础。如果没有对安哥拉对外合同的充分了解,重油电站的分包合同谈判工作将变的极为艰难。

  技术方案与图纸是项目执行的基础,关系到项目的后期执行。多次驻守杭州水泥工业设计院,辅助其完成工艺图纸的设计工作,并且将设计图纸提交咨询公司报批。通过多次与咨询公司进行邮件、Skype、图纸审批会议,完成工艺图&PID设备表的审批工作;为现场的按时施工,创造了必备的条件。

  感谢领导的信任与同事的支持,我带领团队完成安哥拉石油焦项目的项目计划、安装施工管理、调试工作,并且在合同的规定时间内取得安装完成证书、PAC证书,第一次实现公司在12个月内完成海外EPC项目的突破。

  石油焦项目是一个老线搭接项目,我公司负责石油焦粉制备、焦粉输送、燃烧器等范围;而业主的老线为湿法窑。为保证石油焦项目的顺利考核,我公司需要协助业主进行烧成系统的操作。湿法窑生产技术早已经被水泥行业淘汰,我公司对于湿法窑的生产经验为零。而且湿法窑二次风温低,不利于焦粉的燃烧;石油焦粉本身就是一种燃点较高的燃料。正是由于以上原因,石油焦粉在湿法窑较难燃烧,火焰过长,过于发散,难于控制,容易发生舔砖的情况。业主人员技术力量薄弱,对于湿法窑生产的控制过于粗糙,最终导致火焰接触耐火材料,损伤耐火材料,发生红窑的情况。如果湿法窑无法保证连续生产,石油焦项目的考核工作无法进行。当看着通红的湿法窑筒体,欲哭无泪。眼看石油焦项目的合同规定完成时间马上到期,我发誓:想尽一切办法,克服湿法窑的一切技术难点,力争使石油焦项目在合同规定的时间内完成考核。我开始查看各种技术资料,协助业主稳定湿法窑的正常生产。现在仍然清晰的记的:坐在窑头平台的楼梯上,痛苦的思考着解决方案,安排调试人员的工作,协调业主人员的配合;仍然清晰的记的:面对业主将湿法窑的问题推脱至燃烧器的设计存在问题,我据理力争,与业主生产人员进行斗争。我的目标只有一个:不能辜负公司领导对我的信任,我一定要保证石油焦项目的顺利完工,保证项目的利润与公司的荣誉。在石油焦项目考核工作过程中,我茶饭不思,夜不能寐,最终克服了所有困难,保证石油焦项目的顺利考核。我的努力工作,得到了业主项目人员的认可;而且树立了业主对孰料线项目执行的信心。

  在石油焦项目的考核过程中,我的体重减少了近20斤,但是我的技术水平、克服困难的方法、面对困难的从容都直线上升;在克服困难的过程中得到了历练,有了全面的提升。

  我公司从无重油电站的任何项目经验,所有重油电站的工作都是从零开始。作为重油电站项目负责人,我带领团队完成重油电站的EPC评标、合同起草、合同谈判;并且在驻场期间,组织与管理重油电站的分包商,完成安装工作、调试、考核等工作。这又是公司的一个突破,也是对我的一个全新挑战。通过移值水泥生产线项目EPC的经验、刻苦的研究学习、良好的管理能力使重油电站为安哥拉熟料生产线保驾护航。重油电站本身也为整个安哥拉项目带来了巨大的收益。

  面对安全陌生的重油电站,我开始仔细研究图纸与资料。在完成安哥拉熟料线繁重的工作外,我利用一切剩余时间学习相关技术。从一无所知,到对系统全面了解,我成功做到零的突破。当在重油电站图纸审批遇到阻力,停滞不前的时候,我勇敢的站出来,向业主以及咨询公司解决重油电站的相关技术,并回复其各种疑问。在完成石油焦项目,回国休假返回现场后,我只用2天时间使咨询公司在重油电站的图纸上完成签字确认。正是因为我的努力研究,充分提前准备,使停滞3个多月的图纸审批在2天内完成签字确认;这为已经滞后重油电站的施工进度争取了宝贵的时间。

  作为重油电站的项目负责人,在执行过程中,需要处理大量的电气、自动化问题。我主动开始学习电气图纸,从简单的驱动回路入手,到相关的控制回路,逐步深入,最终学习发电机电气柜控制系统。经过一段时间后,业主电气经理开玩笑的认为我是一个电气工程师。我为重油电站的所有工作感到自豪,因为我在各位领导与同事的支持下,完成了重油电站的所有工作。我顶住了来自业主、分包商、技术难题的各层面的压力,保证重油电站的顺利实施。这期间,我的项目管理、协调能力全面提升。

  除完成石油焦项目,重油电站项目外,我全面的参与熟料线项目的相关事宜。起草熟料线性能考核方案,并多次与业主、咨询公司进行谈判,争取性能考核方案对我公司有利。在性能考核期间,关注与管理各个合同要求的性能指标。通过努力,安哥拉熟料线的性能考核顺利通过,并且获得咨询公司的签字。

  在性能考核方案的谈判过程中,面对咨询公司的各种疑问,提供完善的回复;反复的修改考核方案,最终完成方案的审批,保证考核过程按我公司的想法进行实施。在最为关键的烧成系统性能考核期间,我主动要求连续值夜班,密切关注各考核参数,与调试公司积极沟通,调整生产参数,最终通过难度最大的烧成系统的考核。

  安哥拉项目正处在收尾阶段,项目实施相当成功;而我也在项目实施过程中历练成长,出色的完成公司安排的任务。项目成功,个人成长,双赢的结果皆大欢喜!在参与安哥拉项目的4年时间内,我克服了技术、管理、家庭、个人的所有困难,这期间的心酸,铭记在心。只要项目成功,并且自己在经验、技术、管理上全面的突破,对于一个为公司工作11年的员工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


(责编:丁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