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暴雨为我们庆功

陈洪胜

  我于2016年7月来到中材海外公司工作,刚到公司,就被派驻到安哥拉日产5000吨水泥生产线项目上。因为现场缺少有设计经验的技术人员,而我从事水泥工厂设计工作14年,有丰富的设计经验。我到现场的时候,大部分建构筑物主体都已经完成,只剩总图上的道路场平还没有完成。派我到现场的目的,除了帮助解决建筑结构图纸上的一些问题,还要帮助计划道路场平的施工,最主要是在安哥拉雨季来临之前,保护好已完成的建筑物,并确保后续施工的进度与质量。刚到现场时,我并不太在意,觉得雨水等有多大的影响,要如此重视。可是当我逐渐了解到项目前面的施工过程,才发现自己真的大错特错,这个项目的雨水问题,处理的好坏,足以影响整个项目的成败。

  项目地点在安哥拉首都罗安达,西邻大西洋。罗安达每年只有两个季节,旱季和雨季。顾名思义,旱季不下雨,雨季下雨频繁。旱季一般是在每年的5月份至10月份,雨季一般是指每年的11月份至下一年的4月份,当然这其中并没有十分准确的界限。根据此情况,每年的旱季即5~10月份,是当地施工的黄金季节,4月和11月一般雨量也不会很多。安哥拉项目的原本计划也是于2015年5月开始全面土建施工。但是,事事岂能尽如人意,老天似乎要刻意考验一下安哥拉项目团队,磨炼一下意志,加强一下抗压能力。由于图纸审查出现了点小插曲,导致图纸在15年10月份才开始陆续提供。可悲的是,图纸来了,雨也跟着来了,而且是大不同于往年的频繁的暴雨,对施工过程造成了巨大的影响。刚挖完基坑,暴雨来了填满;刚清理完雨水和烂泥,暴雨来了再填满;路上刚能上车,暴雨来了吞噬一切。这个恐怖而漫长的雨季,一直持续到16年4月底,16年4月27日最后一场大暴雨后,终于迎来了异常可爱的旱季。根据统计,这是安哥拉近50年来的雨量最大最猛的雨季。半年间,安哥拉项目部全体人员都在暴雨的折磨中与其进行艰苦卓绝不屈不挠的斗争,想尽一切办法,凭着坚强的意志及伟大的智慧,克服困难,使一个个建筑物在雨中拔地而起,也意味着这场持续了7个月之久的斗争,最后胜利者是安哥拉项目部的全体成员。

  15~16年的雨季在煎熬中过去了,所有人开始准备下一场斗争。我就是在此时来到安哥拉项目现场。知道了大雨能带来的可怕后果,不敢怠慢,梳理了一下剩余的工作,总结以前的经验,取长补短,制定出详细的计划。所有的建构筑物及其的防水措施可以也必须在雨季来临前完成。我们做到了。但是合计上万平米的道路以及几千米的厂区排水沟,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在雨季来临前完成。只能采取一些应对措施。首先,将马上可以开始施工的道路完成,将对周边建筑物防水有巨大好处的道路雨季前完成,将厂区主排水通道的水沟完成。这样可以极大缓解雨季的暴雨带来的影响。我们做到了。16年10月中旬,就在以上计划中的工作都顺利完成时,一场大雨降临,通告我们16年雨季正式开始,正式进入下一场斗争中。按照计划,我们将每段道路再分成若干小段,分段施工,并准备了防雨的塑料布,大雨一来马上将施工段覆盖,将影响减至最低。厂区按照图纸水沟位置开挖明沟排水,分段砌筑,保证雨水排除的畅通。原计划如果遭遇到像上个雨季一样凶猛又频繁的暴雨,则停止道路施工。就这样一段段施工下去。令我们所有人始料未及又兴高采烈的是,从16年10月份至17年2月底,仅仅象征性的下了几场小雨和中雨,我们准备的盖布也仅仅用到了一次而已。也许是去年雨下的多了,也许是老天对我们的考验通过了,它15年关闭了我们的大门,16年又为我们开了一扇大窗。17年2月底,厂区绝大部分计划中的道路和水沟已全部完工,再也不怕雨水的影响。我暗自为自己的幸运高兴,也为整个安哥拉项目部而欢呼雀跃。我们终于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完成了一项伟大的工程,我为自己能参与到此项目而感到自豪,为安哥拉项目部全体同仁感到骄傲!

  2017年3月21日,传说中电闪雷鸣的狂风暴雨来临,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大的暴雨,用倾盆根本不足以形容。然而在此时我们的眼中,这只是为我们的成功在庆祝,轰鸣的雷声堪比礼炮的狂响,绚丽的闪电比璀璨的烟花还要耀眼,这是真正的与天同庆!

  而这场为我们庆功的暴雨就是这个雨季的最后一场雨。

(责编:丁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