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推广石膏板


  改革开放后,全国各地开始建一些高档酒店等建筑,为新型建筑材料带来第一波发展机遇。但因为是“新型”材料,在最开始推向市场时,难度也是很大的。

  到1984年,岩棉成了热门货,产品供不应求。王健行厂长当年定了两件事,一是把产品正式命名叫岩棉,和当时由于质量差而烂了街的矿棉分开;二是定价每吨2000元,称为撇油价。这些决策救了这个工厂。当时,其他产品卖不出去,只靠岩棉就让全厂有吃有喝了,所以那时候厂里有句口号叫“全厂保岩棉,岩棉为全厂”。那一年,我的职务也由科员升到副科长,再到科长。后来,工厂改为总厂,推广科也水涨船高改为推广处,我就成了推广处处长。

  我任推广处处长的一个艰巨任务是推广另一种产品——石膏板。厂里的石膏板生产线是从德国可耐福公司引进的,当时号称亚洲最大,设计年产能达2000万平方米,光生产线的成型皮带就有400米长。但当时社会上对石膏板有很大的偏见,北京市主管建设的一位领导在大会上说,石膏板做的隔墙小孩撒尿能冲个洞,两口子打架一拳就能把人打到另一个屋里。1985年年初,我去看石膏板仓库,整整一库石膏板,从1982年试生产后就一直堆在那里。

  那时,我们主攻北京建筑设计院,当时他们正在设计昆仑饭店,与之一路之隔的长城饭店是由美国贝克特尔公司设计的。有一天,美国设计师由美国使馆人员陪同来到工厂,美国的设计师看着我们的石膏板生产线感慨道,没想到中国还有这么好的工厂。美国是石膏板大国,美国设计师告诉我们,在美国如果没有石膏板,设计师就不会设计房屋。我们把长城饭店的石膏板节点图送给北京建筑设计院参考,想法是整个昆仑饭店的隔墙全部采用石膏板。我们又把当时用砖混结构建造的西苑饭店和昆仑饭店进行比较,对比综合造价和施工时间,石膏板的优势一下子就显现出来了。

  只做北京建筑设计院的工作还不行,还要做甲方的工作。在中央电视台的项目中,我带人在16楼做了8个样板间,中央电视台主管建设的蒋台长穿着翻毛皮靴朝着石膏板墙踹了三脚,他发现石膏板墙纹丝不动,就笑着拍着我的肩膀说:“就用你们的石膏板了。”

  施工单位也是重要的一关,北京一建公司到北京六建公司,再加上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和北京城建集团,都是施工重点单位。那段时间,每个月我都要和这些公司的材料处处长坐一坐,大家也喜欢我给他们讲新型建材的发展情况。他们开玩笑地说,北京建委召集我们都未必到会,新型建材厂开会我们每次都到。他们还说,一段时间不见小宋就想他,喜欢听他讲故事。客户的认可让我十分高兴。

  就这样,我带着大家成功地拿下了北京很多大工程,像香格里拉饭店、北京国际饭店、中国大饭店这些有名的项目,都采用了我们生产的石膏板。北京又带动了全国的工程项目使用石膏板,用北京建筑设计院一位设计师的话说就是,现在不用石膏板都不知道怎么做建筑隔墙了。这句话和美国设计师的说法差不多。

  在推广石膏板的那些岁月中,有一件事让我印象格外深刻。一次,我去广州一家建筑公司的材料处,敲开门走进去,材料处处长正在看报纸,我说明来意,处长说自己现在很忙,回头再说。我只好出来,在走廊的小板凳上坐着等,一坐就是小半天。中午时分,那位处长出来看到我说,小伙子还没走?我说,我的话你还没听呢,他说那你进来说吧。从那以后,那位处长慢慢地和我成了朋友,他们的工程也都采用了我们的石膏板。我就是用这样的真诚和努力打动了很多客户,也交了很多朋友。


  (编辑:李秋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