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智慧海



  编者按 中国建材集团董事长宋志平新著《笃行致远》近日由中信出版社出版。这是一本难得的国有企业家创业的自述,真实再现了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的艰辛历程,也描述了国企成长的传奇故事。


  全书聚焦笃行致远的主题,通过细腻的笔触、质朴的语言,详述了作者在担任技术员、销售员、副厂长、厂长、总经理、董事长等各人生节点的主要实践,并对国企脱困、资本运营、联合重组、发展混合所有制、转型升级、“走出去”等一系列重大事件予以生动还原与深刻反思,坦陈了一代企业家实干兴企、甘于奉献的至诚之心,以及创新坚守、胸怀天下的企业家精神。

  本报从即日起将从书中的108个故事中选载部分陆续刊登,敬请读者关注。

  1979年9月,我从河北大学毕业分配到北京新型建筑材料试验厂工作。在一个阳光明媚的秋日,我从河北保定乘火车来到北京,这是我平生第一次来北京。我当时只带着两件行李,一件是一个柳条箱,里边装着被褥、衣服和书,挺沉的,办了火车托运;另一件是一个随身的绿色军挎包,里边有我到单位的报到信和喝水的搪瓷茶缸。

  那天是星期六,火车抵达北京站已是下午了。我下车后到行李存放处找到柳条箱,扛着走出了火车站,在路边找了一辆三轮车,三轮车司机听说我要去西三旗,告诉我路程可不近。

  三轮车一路向北穿过北京的街道,路边的两排槐树茂盛又整齐。经过地安门,来到德胜门外,路边都是大柳树。远远看到前边有一栋像样儿的红砖办公楼,我觉得这该是单位了吧,不想三轮车继续往北,又行驶了好一阵儿,才向东拐上了一条窄窄的水泥路,而且是那种"搓板路",车一路颠簸着向东开去。两边全是庄稼地,迎面不时过来一辆拉砖的马车。一直行驶到一处玉米地围着的几栋木板房外,车才终于停了下来。透过车窗我看到了一块写着“北京新型建筑材料试验厂”的牌子,我知道,这回是真的到地方了。

  木板房外有两位老同志在空地上聊天,知道我是新来的学生,念叨着我怎么星期六下班后才来报到,单位没人安置我。那时已是傍晚了,单位小院子里一群群蚊子飞来飞去。我被临时安排到一间作为招待所的活动板房里,小木板床上的被褥倒也算干净。

  那个晚上,我的心情很不平静,非常失落。我是那一届河北大学化学系毕业生中唯一分配进京的学生,同学们都很羡慕。我想象过来单位报到的各种场景,却没想到真实的场景是这样的。晚上,一位老同志过来和我聊天。他叫牛永芳,是一位科级干部,从北京市大红门石膏板厂调过来的,家属在外地。他那天给我讲石膏板这种建材的情况,我心里烦乱,没听进去多少。晚上,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萌生了一个念头:明天就回学校申请重新分配。那一晚,那个柳条箱就没打开过。

  第二天一早,牛科长过来说带我去颐和园玩,我们就一起乘公交车到了颐和园。在万寿山下,他说有点儿累,让我一人上去。那时,颐和园里的游人还不是很多,我一口气登上万寿山,山顶最高处是一座富丽堂皇的黄绿色琉璃瓦建筑,叫“智慧海”。我在智慧海的台阶上坐下来向下望去,整个昆明湖尽收眼底。我还没见过这么大的湖,心情一下子开阔、平静了许多,远看着湖边三三两两的游人,觉得北京这么大,应该留下来干点儿事。

  从万寿山上下来,我很感谢牛科长来陪我游园,两个人在颐和园说笑着散步,他给我介绍了单位的好多情况。后来,单位成立生产准备科,他任科长,我是科里最年轻的科员。有一天我在办公室看报,读到介绍冰心老人的一篇文章,文中提及冰心老人的座右铭是一位西方哲学家的名言“忙的蜜蜂没有悲哀的时间”,这句名言对我触动比较大,后来也成为我人生的座右铭。

  若干年后,我当了厂长,每次给新分配的学生讲话时都会讲智慧海的故事,也会讲到关于蜜蜂的那句名言。我常对年轻人说,若心里烦闷时可以到智慧海坐坐。其实,人的心境是很重要的,好的心境有助于你做出正确的决定,差的心境则会导致你做出错误的决定,这是智慧海给我的启示。

  (编辑:李秋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