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难重重 曙光初现——国内碳纤维市场化应用亟待全面提速 - 中国建材网内容管理系统

非矿

困难重重 曙光初现——国内碳纤维市场化应用亟待全面提速

  ■本报记者张雅丽

  既坚如磐石,又韧如发丝,碳纤维——这种神奇的新材料在材料界掀起了一场风起云涌的新革命。

  作为国民经济的战略性新材料,碳纤维有着“黑色黄金”的美誉且大放异彩。然而长期以来,碳纤维产业的核心技术、关键设备被日本、美国等发达国家垄断,严重挤压了国内企业利润空间,制约了国内碳纤维产业的发展。

  没有市场,碳纤维就好比无源之水。可以说在中国,碳纤维产业化走过了一段艰难又漫长的路程,尽管引发了一系列的资本效应,却是“出师未捷身先死。”

  近年来在国家相关政策的推动下,我国碳纤维产业终于在产业化和规模化发展方面取得了一定的突破,碳纤维产业化开始进入前所未有的新的提速阶段。

  小而散市场支离破碎行业几乎全线亏损

  谈及碳纤维,不可回避的现实就是,碳纤维企业在国内几乎全线亏损。

  某碳纤维企业负责人曾在接受采访时痛心地表示,以日本东丽为代表的国外碳纤维企业牢牢把控着碳纤维在全球市场的主导地位,当我国需要某种碳纤维却无法自主生产时,国外厂商就开出非常高昂的价格;当我国取得了新的产品突破时,国外厂商则不计成本地低价倾销占领市场,导致我国碳纤维企业被迫停产减产,盈利空间更是无从谈起。

  被冲击得支离破碎的市场背后,正是中国碳纤维产业化的缺失。尽管投入了大量的研发资金,真正有效的产能利用率却很低。

  专家分析认为,导致国内碳纤维企业基本处于全线亏损因素众多:一是上下游衔接不畅,与下游应用结合不够紧密。二是生产成本偏高,生产运行速度慢、运行工位少、装备保障能力弱、实际产量低、产品均匀性和稳定性差,导致国内产品生产成本高、市场竞争力差。

  统计显示,分散于全国多个省份的几十家碳纤维企业大多规模较小,市场集中度低,且技术和工艺水平多处于低端层次,面对日、美厂商低价竞销恶意打压,低水平重复建设的国内碳纤维产业更是成为难以长大的“小树苗”。

  事实上,碳纤维全产业链从“头”到“尾”,具有极高的附加值,打通原丝生产至碳纤维装备制造至复合材料设计开发的一体化生产线可以实现企业最大化盈利。因此,突破技术壁垒,拥有产业链核心设备,尤其是碳纤维生产设备的公司将成为引领国内碳纤维产业链飞速发展的领头羊。

  以中复神鹰为代表,依托中国建材集团的广阔平台,今年5月中复神鹰碳纤维有限公司实现了由百吨级T800原丝线向千吨级T800原丝线跨越,随着千吨级T800原丝的顺利投产,碳纤维产业化迈上新的台阶。

  但是总的来看,我国碳纤维生产企业并没有实现真正的抱团发展,形成自己的产业核心优势。基于国内企业短期内成本下降空间有限,全行业基本亏损的局面近期内难以改变,而政策性的补贴非常有限,市场化成为行业发展较大的阻碍。

  剑指高端突破技术壁垒“十三五”寻求增量市场

  在过去的10年里,我国碳纤维产业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然而目前我国高端碳纤维材料仍大量依赖进口。一方面低端市场充斥着较多企业,产品同质化严重,产能过剩,企业利润偏低。而高端产品市场由于技术缺失,涉足企业很少,产能处于供不应求的状况。

  面对有效供给不足,无效供给过剩的困境,我国碳纤维企业绝不能陷入价格战的硝烟中,只能奋起直追,另辟蹊径,走自主创新的道路,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去开拓更多有价值的增量市场,加快碳纤维高端产品产业化,以求掌握全球碳纤维产业的话语权。

  这一切必然离不开自主创新的支撑。要实现产业提质增效,技术装备是重要保障。企业要突破国产碳纤维在高端领域应用的制备关键技术、国产碳纤维低成本制备技术,在高性能纤维制备、低成本自动化制造工艺等方面加强创新和突破,建立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碳纤维制备与应用技术体系。

  据了解,整个碳纤维制造工艺控制点在3000个以上,质量稳定性乃重中之重。而同一种工序的技术路径多样,稳定控制需要从实验室到市场不断反复实验探索,并且更重要的是精细化、自动化和稳定化。

  其次,要加强市场培育力度和下游领域的拓展,进一步延伸产业链条。未来在汽车、航天、军事等相对高端的领域需要开拓更大的市场空间。国外正是通过技术创新、加大对碳纤维市场的开发力度等措施发展碳纤维及其复合材料。他们不仅与航空航天、汽车工业等碳纤维应用企业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建立了完整的碳纤维产业链,而且通过与材料、设计和制造工艺领域专家的紧密协作实现碳纤维材料的多层次应用。

  比如装备碳纤维复材车身的宝马i3成功开启了碳纤维汽车轻量化的应用大门,各大汽车企业纷纷与碳纤维巨头合作,布局碳纤维轻量化业务。到2020年全球碳纤维汽车需求量将超过2万吨,成为增长最快和需求最大的领域之一。

  据日本媒体报道,近日,日本家具制造商MARUICHI开发出一种使用碳纤维材料的躺椅,躺椅的椅身部分使用碳纤维材料,重量仅为18.5千克,比该公司的同类产品轻30%。在保证坐上后稳定性的同时更加便于移动。

  从思维方式到实践应用,正是在不断开拓创新中,碳纤维材料和下游应用的结合越来越紧密,产品附加值得到提升,产业化的空间也越来越广阔。

  随着《加快推进碳纤维行业发展行动计划》等利好政策相继发布,按照政策引导、市场化运作方式,扶优扶强,积极培育具有较强竞争力的碳纤维骨干生产企业,鼓励骨干企业开展跨地区、跨所有制的联合重组,力争到2020年前5家生产集中度提高至70%以上。并且鼓励以大型碳纤维生产企业为龙头,培育若干创新能力强、特色鲜明、配套齐全的产业集聚区,实现资源优化配置,提高全产业链的竞争优势。

  这是因为,仅从碳纤维产业下游的某个环节难以实现整个产业链的突破。需要进一步加快产业科学布局,完善碳纤维全产业链创新协同发展,包括借助碳纤维及复合材料产业发展联盟,以行业集合协同之力成就碳纤维规模化发展之势。

  综观国际市场,碳纤维产业的竞争已经进入白炽化阶段。在国内企业技术革新与产能扩充的同时,国外垄断企业已经将市场竞争延伸至专利技术垄断的竞争高地,以东丽为首的碳纤维巨头通过数千件专利布局牢牢占据了碳纤维知识产权竞争的制高点。

  一路走来,踉踉跄跄中,碳纤维这种神奇的材料又被推到了新的十字路口之上。我们应该也必须看得更加长远一些,在“十三五”期间努力寻求更多新的突破点和制胜点。或许,下一个产业发展的拐点就在不远处。

 责编:丁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