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化

唱好循环经济的“归去来兮辞”

  ■本报记者毕德鹏

  “督促地方清理整顿电子废物、废轮胎、废塑料、废旧衣服、废家电拆解等再生利用活动;取缔一批污染严重、群众反映强烈的非法加工利用小作坊、‘散乱污’企业和集散地,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引导有关企业采用先进适用加工工艺,集聚发展,集中建设和运营污染治理设施,防止污染土壤和地下水……”

  在2017年年初,国家质检总局、海关总署、环保部、公安部联合发布了《关于联合开展强化监管严厉打击洋垃圾违法专项行动的通知》,要求“强化监管,严厉打击洋垃圾违法行为”的余音未绝之际,环保部、发改委、工信部、公安部、商务部、工商总局等六部委《关于联合开展电子废物、废轮胎、废塑料、废旧衣服、废家电拆解等再生利用行业清理整顿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迅速发布。《通知》不仅明确了工作重点,更对工作进度提出具体要求。在如此严格的工作方案的推动与指导下,中国循环经济将面临怎样的变化,以往存在的洋垃圾问题将得到怎样的处理?

  波澜不惊与乱象丛生

  电子废物、废轮胎、废塑料、废旧衣服、废家电拆解等五废以及再生行业要从“洋垃圾”说起。

  “洋垃圾”,指进口固体废物,有时又特指以走私、夹带等方式进口国家禁止进口的固体废物或未经许可擅自进口属于限制进口的固体废物。不可置否,“洋垃圾”的引进与处置曾经给我国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洋垃圾经济”已经成为“鸡肋”,但多年来形成的利益链条,让“洋垃圾”成为屡禁不绝的大问题。

  4月18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三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禁止洋垃圾入境推进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改革实施方案》,要求以维护国家生态环境安全和人民群众身体健康为核心,完善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

  环保部有关负责人表示,近两年的环境执法检查发现,一些进口废物加工利用企业规模小、污染严重,污染治理设施不正常运行等环境违法行为较为突出,增加了区域环境污染负荷,也给个别地区造成了严重环境污染。

  有专家表示:“走私‘洋垃圾’问题之所以屡禁不止,是因为存在暴利。国外一包数百件的旧衣物,可能不值几个钱,但偷运到中国后,经过分拣整理,每件能以几十甚至数百元价格出售。”非法倒卖“洋垃圾”和转让固废进口许可证已形成一条完整的“黑色利益链”。

  许多经济发展的地区已经开始转变为反洋垃圾走私的第一线。一方面随着经济开发区的发展,再加上交通物流日益快捷,打造内陆开放高地的步伐越来越快,开放程度直逼沿海大城市。另一方面IT巨头相继入驻,带动了整个电子产业空前膨胀,巨大的市场需求,对于电子“洋垃圾”走私贩而言,是个不小的诱惑,走私类型也由走私普通货物向走私废物、珍贵动植物制品等类型扩展。

  近日,环保部称,将组织开展为期1个月的打击进口废物加工利用企业环境违法行为专项行动,对全国进口废物加工利用企业进行全面排查。同时启动问责机制,对通风报信、包庇纵容等违法违纪行为追究责任。环保部负责人透露,此次专项行动采取异地交叉、属地配合的方式开展执法专项行动。环保部从27个省(区、市)抽调了420人组成60个检查组,其中,每组分别由5名环境执法人员、2名固体废物管理业务骨干组成。环保部固体废物与化学品管理技术中心选派30名固体废物管理专家予以协助。相关地方环保部门配备1260余名环境执法和监测人员予以配合。

  通过整合环境执法、监测、固废管理力量,综合运用调阅档案材料、现场勘查、取样监测、核查企业台账等手段,全面排查进口废物加工利用企业环境违法行为。

  “堵疏结合”循环经济面临良性整顿

  曾经,中国是全球主要的垃圾进口国家,近年来,我国进口“洋垃圾”问题屡禁不止,这其中,有合法的,也有非法的。2016年中国接收全球56%的垃圾,进口超过730万吨废塑料,总值达37亿美元。根据WTO资料,除去香港地区,中国进口的废弃塑料主要来自于日本和美国,各占全球约10%。与此同时,日本和美国也是废纸的最大来源国。

  对于洋垃圾的处理,路透社曾报道称,中国在送交WTO中的文件表示,一般可回收利用的固体垃圾中,常掺杂有为数不少的高污染垃圾与危险性废物,污染中国环境,为了保护环境与人民的健康,中国要调整垃圾进口法规,拒收高污染的固体废弃物,禁令将于2017年年底生效。

  2017年底中国全面禁止高污染废物,首先是标志着中国人民生活水平又上了一个新台阶,中国不是垃圾输出的发达国家,但也不愿意做进口高污染垃圾的发展中国家。其次,禁止高污染垃圾也是中国城镇化的结果,中国自己垃圾多了,没有必要无限制地回收“洋垃圾”。再者,石油矿产这些地质运动百万年的物质循环,难以如有机肥那样当年回田循环,垃圾处理成为经济重要组成部分,而且中国垃圾分类的成果已经具有相当水平,中国的垃圾也可以有自己的一套程序去方便回收。

  中国其实并不拒绝废物回收这个第四产业,反而还要大力发展,但发展第四产业的初衷是为了保护环境,因此要更加注意环境污染的问题。中国环境压力比发达国家大,因此中国第四产业技术要比发达国家更加先进才能满足环境保护的需求。中国作为全球生产日用品已经把许多污染留在了国内,现在到了对进口污染说“不”的时候了。

  循环经济重基础更要上“高端”

  封住“洋垃圾”的入口,清理整顿“电子废物、废轮胎、废塑料、废旧衣服、废家电拆解”等再生行业,根子上要着重搞好循环经济。过去的十年,中国循环经济建设的中心是在工业领域上,尤其在钢铁、化工、煤炭等高污染、高能耗产业方面,循环经济建设取得了较为成熟的模式。现在在巩固已有成绩的基础上,还要着眼于农业、服务业等薄弱环节。

  如今,面对深化改革、经济新常态,新型城镇化等众多背景与抓手,要使我们的循环经济走向消费领域,需要通过市场化运作,将循环经济建设成规模、产业化、常态化发展状态。以新型城镇化为例,在新型城镇化建设过程中,循环经济体现在多个方面,但应从具体问题入手。

  在城市建设发展的过程中,建设、资源和环境保护的矛盾日趋尖锐,而建筑业又是耗用自然资源最高的一个行业。大规模城市建设对建筑材料的需求量十分庞大,天然资源日渐短缺,因此发展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的十分必要。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对于城市旧改项目的推进、建筑垃圾的解决方案一直在持续探索中。建筑垃圾不同于自然资源,建筑垃圾分布广、回收后含泥量高、压碎指标性能低,这些种种,都是造成建筑垃圾再生利用难的源头,以往的方法,是将建筑垃圾回收、破碎后用于垫层铺路,而制成的砂、石头等由于含泥量高以及压碎指标达不到要求,不能用于商用的承重混凝土中,导致建筑垃圾回收后大量堆积,经过雨水的冲刷,造成二次污染,治标不治本,无产业化可言,再一次的影响着建筑垃圾循环再利用这一健康发展的产业。

  虽然建筑垃圾资源化应用的前路坎坷重重,但面对国家对循环经济的期待,在北京的一家公司有所回应。记者在该公司看到,通过循环经济发展,公司构建了全产业链条,使得建筑垃圾,通过分类、筛选、深加工利用,成倍提升了产品附加值,最后下线的产品,多达百余种形态各异的功能颗粒与骨料。

  “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陶渊明在归去来辞中道明了“悔悟过去的错误不可挽救,但仍坚信未来的岁月中可以补追”,循环经济建设并不是与生俱来,每个接触循环经济的国家都走过了先污染、后治理、再循环的弯路。环境的污染与破坏让我们痛心疾首,但循环经济给了我们一个“追补”的机会,如今循环经济正在逐步上线,市场化的建设也已经走在路上。

  编辑:李秋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