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村庄与特色小镇,齐步走 ——新型城镇化的两大抓手的角色与定位 - 中国建材网内容管理系统

深度报道

绿色村庄与特色小镇,齐步走 ——新型城镇化的两大抓手的角色与定位

  ■本报记者毕德鹏

  “市井里弄得韵味十足,远离都市喧嚣,却从不乏人气,大如小城,小如街市……”这是世界各地绿色村庄、特色小镇留给乐游者们的深深印象。由于这类绿色村庄、特色小镇设施齐全、景色动人,又各自蕴涵丰富的文化内涵,在它作为一种人类居住形态和生活方式呈现的同时,它还被视为一种宝贵的旅游资源和文化形态,备受青睐,引得游人纷至沓来,小镇强劲的旅游功能及由此带来的自身发展,极大地刺激了区域经济的繁荣。

  2016年3月,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发布《关于开展绿色村庄创建工作的指导意见》,随后,2016年7月,住建部、发改委、财政部联合发布通知,决定在全国范围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在政策扶持下,绿色村庄与特色小镇搜寻、创建、申报工作紧锣密鼓的进行,2016年10月,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公布第一批中国特色小镇名单。几个月后,住建部又公布了全国14省区第一批绿色村庄名单。

  作为新型城镇化的两大抓手,绿色村庄和特色小镇有何种关系,在新型城镇化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同时推进又具有何种意义?

  相辅相成的差异化发展

  先说特色小镇。特色小镇是新型城镇化背景下提出的,是指依赖某一特色产业和特色环境因素(如地域特色、生态特色、文化特色等),打造的具有明确产业定位、文化内涵、旅游特征和一定社区功能的综合开发项目;是旅游景区、消费产业聚集区、新型城镇化发展区三区合一,产城乡一体化的新型城镇化模式。

  绿色村庄是一项民生工程,随着工业化的兴起,乡村建设活动处于不断地探索与调整中。全国乡村建设阶段与工作重点逐步由农业向乡村人居环境过渡,涉及产业、经济、人才、可持续发展等多个层面。特别是新世纪以来,新农村建设、美丽乡村建设等战略提出,与新型城镇化道路紧密联系,相辅相成。绿色村庄的内涵特征包括两个层次:一是生态良好、环境优美、布局合理、设施完善;二是产业发展、农民富裕、特色鲜明、社会和谐。全国当前的绿色村庄建设意在改变农村社会的内涵,推动新型城镇化健康发展。

  “绿色乡村”与“特色小镇”都是在新型城镇化建设的大背景下催生的发展途径,同时“绿色村庄”与“特色小镇”双重内涵的注入为当代乡村建设带来新的发展契机。然而二者在实践中表现出一定的差别和联系,这种差别主要体现在概念特征、产业定位、建设主体和发展目标与要求四个方面;而联系主要表现于两者在时代背景下体系的共同本质,包括建设本质、发展本质与民生本质。可以说,绿色村庄与特色小镇的协同发展既是相辅相成,又具有差异化。绿色村庄与特色小镇两种发展方式因地制宜的协同发展是中国乡镇发展与复兴的可行途径。

  特色小镇不同于“镇”或“区”的传统发展主体,与原有行政边界没有对应的关系,而是以产业自发或有组织的集聚为主要方式构成的空间状态,从而形成相关发展单位共同发展的新主体形式。特色小镇有较为明确的空间规模界定和投资规模要求,是当代经济发展与行政力量共同作用的产物,一般包涵环保、休闲养生、高端装备制造、时尚等传统行业模式以及信息经济、金融、旅游、文化产业等现代服务业模式。

  以往快速的城镇化时代中,忽略了对农村原生性的保存。乡镇中包涵的本土产业与文化在建设与传承中,在新型城镇化的进程中,绿色村庄的开发让优秀的传统产业与文化得以筛选和加固。绿色村庄与特色小镇的协同规划下,乡镇优秀的本土产业与文化的价值凸显,促使在建设中强化对本土要素的重视,从多元角度的分析与践行本土的产业与人文价值,形成完善的乡镇价值传承理论、行政与法规体系,深化乡镇特色。

  在产城融合思想的主导下,通过优势产业促进片区可持续发展成为城镇与乡村共同谋求的发展之路。作为产城融合的载体,产业多元化成为绿色村庄与特色小镇的发展动力。以可持续发展为目标,以产业高端化为动力,进而达到产业、城镇、人之间和谐的发展模式。

  梯队化模式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

  从特色小镇提出,业内专家就有一大忧虑。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专家撰文指出,随着城镇化进程加速、城市群概念兴起以及决策层的高度支持,地处城市群中三四线城市的特色小镇因其资源优势将迎来爆发期,但这个爆发期却面临两大问题:

  一是生态绿色制度供给不足。特色小镇建设是一项长期、复杂的系统工程,需要科学完善的顶层设计与制度保障,总体上看,我国特色小镇在生态文明建设、绿色发展等制度层面尚未系统设计规划;在国土、环保、文化、旅游、金融、卫生、水利、林业等领域政策支持力度不足;在规划建设标准、土地利用等方面缺乏法律制度保障和技术支撑。例如,特色小镇建设涉及到农村土地使用权、农村宅基地、农村集体资产等使用、处分,而这些都没有充足的法律依据。

  规划建设生态绿色理念不强。特色小镇的培育和发展关键在于发展定位与规划设计,应该坚持政府引导、市场主导,而不能一哄而上成为“政绩小镇”,必须抑制人为造“镇”的冲动;规划和建设应强化生态理念,防止成为大兴土木的“房地产小镇”;产业方向选择应坚持绿色标准,避免大量“空心村、空心镇”的出现。

  这两大问题其实都是基础性问题,而绿色村庄建设恰恰针对的就是基础性问题,比如,在住建部发布的《关于开展绿色村庄创建工作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将绿色村庄创建作为改善农村人居环境的工作重点,形成政府引导、村委会为主、多部门合作的推进机制,动员社会力量和农民群众广泛参与,建立财政补助、村集体补贴、农民个人种植、社会捐赠相结合的资金筹集机制,大力推进村庄绿化工作,整体提升村庄绿化水平,切实改善农村人居环境”的工作思路和“坚持因地制宜、统筹推进,将绿色村庄创建与村庄环境整治、村庄美化和农民增收相结合;坚持尊重自然、突出本土特色,充分利用村庄闲置空地,结合废弃棚圈和旱厕等整治,运用乡土树种和生态方法营造乡村景观;坚持创新机制、建管并举,建立有效的建设和管护机制”的指导原则。这无形中对未来创建特色小镇打下坚实的基础。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绿色村庄的发展弥补特色小镇发展基础的不足,规正了特色小镇的发展瓶颈。同时也为新型城镇化的发展建立了一个“梯队化”推进的模式。

  特色小镇的打造注重“培育”两字,即是要有基础,而不是另起炉灶。绿色村庄就是培育的基础。同时,特色小镇建设培育要防止陷入误区,不应以房地产开发为主进行城镇化,也就是要防止过度、过快的城镇化建设。

  特色小镇建设的目的是形成适宜人居住、创造就业、游览、休憩等美丽环境,让人能感受到与城市风貌不同的乡野风情,其核心在于打造和发展特色村、特色区。比如上海市的崇明改县为区,并不是要大规模进行没有郊区的快速城市化建设,而是作为上海唯一以休闲旅游为主的,休养生息的大都市郊区,成为有浓郁乡村气息的、以农林牧渔等为基础的现代化全域生态旅游性的休憩基地。

  相信未来,在绿色村庄和特色小镇两大主角的推动下会形成新型城镇化建设的一股新风,人们会在这股新风中感受“绿色”与“特色”所带来的生活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