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

2016年水泥产业结构有所优化 行业经济运行实现恢复性增长

  ■周鸿锦 冯帅
  2016年对水泥行业而言应是值得关注的一年。2014年以来水泥行业经济运行持续下行,2015年行业主要经济运行指标均出现下降,2016年有所转好,行业经济运行实现了恢复性增长。其背后则是水泥市场供需关系的改善:2016年水泥宏观消费市场的企稳为行业经济运行向好提供了客观条件;全行业面对行业问题和矛盾在主观认识上的统一则推动了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实施和推进,优化了产业结构,改善了市场供需关系,使行业经济运行实现向好。
  全行业认识和行动上的高度统一正是行业运行态势继续回升的重要基础和对2017年行业稳定增长、继续转型预期存在的首要前提条件。
  2016年宏观市场环境逐渐企稳
  多年来,固定资产投资是拉动我国国民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水泥作为社会建设的基础原材料更是高度依赖固定资产投资的拉动作用。从2010年开始,随着我国国民经济开始转型,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开始回落,2013年跌到20%以下,2014年后回落幅度加快,2015年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速度回落到10%。
  2016年初,随着中央一系列宏观调控政策效应逐步显现,3月份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一度出现小幅回升,但受制造业投资增速的继续快速下滑,全国投资增长在5月份再次出现下滑,之后随着制造业、房地产业投资增速的缓慢回升,逐渐稳定在8.3%上下(图1)。水泥行业面临的宏观市场环境逐步稳定,为水泥企业科学研判市场需求、合理制定生产经济计划提供了可靠的判断依据,为改善水泥市场环境、构建稳定的市场供需关系提供了基础。
  水泥产业结构有所优化,市场供需关系得以改善
  新世纪以来,随着我国国民经济和社会的快速发展,水泥行业快速完成技术升级和规模化发展,但受产业发展惯性及国民经济发展新阶段特征等因素影响,水泥行业产能过剩问题愈发突出。国务院及政府相关部门近些年也连续出台一系列文件、政策解决水泥等行业产能严重过剩局面,经过不懈努力,近几年,尤其是在“新常态”以来水泥行业经济运行急速下行之下,行业内逐渐统一共识,在行业管理部门指导和支持下通过去产能、兼并重组、提升标准、强化自律等多种手段共同应对产能过剩局面,产业结构调整有所推进,产业结构进一步优化,对构建良好的产业发展环境起到重要作用。
  第一,“去产能”工作颇有成效。“去产能”工作一直是化解水泥行业产能严重过剩的重中之重,工作力度不断加强。尤其是在党中央提出将“去产能”作为2016年社会工作首要任务以及国办发〔2016〕34号文出台之后,各地“去产能”工作力度和效率再次加大和提升。截至2016年底,全国大部分地区均出台了相关配套政策或明确提出下一步去产能目标,水泥行业“去产能”工作将继续在全国范围内有效开展。努力之下成效颇显。2016年在全国水泥市场有所回升的情况下,水泥产能继2015年净减3000万吨后,继续缩减2000万吨。
  第二,兼并重组加速水泥市场布局重构。水泥行业大规模开展兼并重组应始于2006年,近几年并购案例有所减少,但在前几年兼并重组基础上,2015~2016年间企业兼并重组涉及的资产规模和对产业结构的影响都在扩大。主要案例有,中国建筑材料集团和中国中材集团两家央企合并重组加强全国区域市场的协调能力,“拉豪合并”背景下拉法基中国和华新水泥产能整合对中南和西南水泥市场产生重要影响,“京津冀发展一体化”国家重发展战略背景下金隅集团对冀东水泥股权和资产双重层面的重组彻底改变华北市场格局,华润水泥对昆钢嘉华的战略重组使西南水泥市场又生一变等。本轮重组涉及全国水泥大部分产区,其效果可谓“立竿见影”,对兼并重组主体企业的效益增长,对兼并重组开展区域,甚至是全国水泥市场的稳定和经济效益的恢复均起到重大作用。
  同时兼并重组规模的扩大也大幅提升了水泥产业集中度,2016年全国水泥产业集中度提高5个百分点,水泥熟料集中度提高7个百分点,对稳定水泥市场、优化产业结构起到重要作用。从当前产业政策和产业发展方向看,重点区域内水泥企业兼并重组将会成为水泥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个重要方面,2017年初,辽宁省提出并已经着手实施的成立省内国营、民营、外资水泥三大集团的设想已经拉开下一阶段水泥行业区域市场兼并重组的大幕。
  第三,标准提升推动水泥产品结构优化。2014年底水泥标委会批准发布了《通用硅酸盐水泥》GB175-2007国家标准第2号修改单,规定从2015年12月1日起取消P.C32.5水泥产品标准,这应是继1999年和2007年水泥标准调整之后的又一标志性事件,将对我国水泥产品结构产生重大影响。
  21世纪之前,受限于水泥生产工艺技术条件,低标号水泥占据了我国水泥市场主要份额,2000年我国水泥总量中,立窑水泥占三分之二以上,新型干法水泥仅占10.3%;2014年以后我国新型干法工艺水泥生产能力比重达到98%以上,使我国完全具备生产高强度等级水泥的条件。P.C32.5水泥停止生产之后,将更有效地发挥我国先进生产工艺的作用,提升建筑工程质量和建筑使用寿命,避免大量资源浪费,一定程度上有利于“两型化”社会的建设。该标准修订单生效以来,水泥产品结构已经有所改善,2016年32.5强度等级水泥在当年水泥产量中比重已经降至60%以下。
  第四,水泥市场竞争环境有效改善。2014~2015年水泥产品价格持续下降、行业经济效益下滑源于外部环境收缩,却恶于萧墙之内,最后骑虎难下,惨淡收场,2015年行业经营情况可以说是近20年来非常惨淡的一年。水泥企业痛定思痛,及时调整市场竞争思路,通过合理预判市场变化,自觉控制产能释放速度,在水泥产能仍然严重过剩的情况下,使2016年水泥生产增速持续保持在合理区间,对市场的稳定、价格的上涨、效益的回升起到关键作用。水泥企业生产经营更加理性和成熟,更加重视市场规律变化,生产经营管理水平进一步提升,是我国水泥产业结构优化的主要表现,对我国水泥产业稳定发展至关重要。
  2016年水泥行业经济运行实现恢复性增长
  在供需两侧积极因素综合作用之下,2016年水泥行业经济运行实现恢复性增长。
  首先,水泥产量恢复增长。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6年全国水泥产量24.0亿吨,比上年增长2.5%,摆脱了2015年产量下降态势。从年内变化情况看,2016年初全国水泥产量同比仍在下降(这跟上年同期基数有关),一季度后随着需求市场的逐渐启动,上半年产量增速保持在3%~4%增长区间,之后随着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的回落,水泥产量增速随之下滑,下半年全国水泥产量同比增速保持在2.5%上下。
  从水泥主要生产区域看,2016年,华北地区水泥产量增长7.2%,增速较快,这一方面与该区域上年生产基数过低有关——2015年华北地区水泥产量下降14.6%,另一方面华北地区需求市场有所恢复,2016年华北地区固定资产投资增长7.0%;西南地区水泥产量增长7.8%,增速最快,主要是受该地区高速增长的固定资产投资拉动作用:2016年西南地区固定资产投资增长15.8%,高于其他地区投资增速,其中云、贵、藏三地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达到或超过20%,因此三省水泥产量实现较高增长速度,拉动西南地区水泥产量高位增速;华东、中南地区水泥产量比上年分别增长1.7%、1.6%;东北、西北地区水泥产量仍然负增长,分别比上年下降1.2%、4.6%,延续了2015年的下降态势。
  其次,水泥产能利用率有所提升。2008年以后水泥产能利用率随投资释放效应波动上升。随着市场需求增速放缓和水泥产能连续数年的持续增长,2014年全国水泥产能利用率出现下降,2015年跌到70%以下,2016年随着市场需求增加和产能缩减重新恢复到70%水平。
  第三,全年水泥平均出厂价格大幅回升,全行业经济效益大幅增长。2015年全国水泥平均出厂价格持续回落,全年跌幅近13%,2016年初跌势未止,一度跌至250元/吨以下,跌破行业大部分企业盈亏平衡点,水泥生产企业企盼价格回归意愿统一且强烈;并借助供需两侧的有利变化,促进供需关系改善,实现水泥价格回升。从2016年一季度起全国水泥平均出厂价格波动回升,下半年涨幅加速,全年累计上涨50元/吨,涨幅近20%,年末恢复至300元/吨以上。
  在价格上涨和生产增加支撑之下,2016年水泥行业主营业务收入同比降幅逐月收窄,终于在12月份扭转了连续23个月的下降态势,回到正增长区间,全年月累计销售额8764亿元,同比增长1.2%;2016年初水泥全行业亏损,5月份扭亏为盈,8月份实现同比增长,全年利润总额518亿元,比2015年增加55.6%。同时在外部环境收紧情况下,水泥生产企业加强内部潜力挖掘,2016年全行业主营业务成本下降0.9%,管理费用下降2.3%,管理费用占销售收入比重减少0.2个百分点,企业成本控制和管理水平均有所提升。水泥行业经济运行在2016年实现恢复性增长。
  所谓“恢复性”增长,是因为水泥行业经济运行仍然处于低位。一是2016年水泥平均出厂价格大幅上涨,但年末价格也就与2014年年中水平相当,全年水泥平均出厂价格仍比2015年低2.3%,比2014年低13.2%,仍处于本轮价格变化周期的下行阶段;二是效益水平仍然较低,2016年行业销售额仅是在2015年大幅下降之后的小幅增长,较2014年销售额低10.5%,利润总额不足2014年的70%,行业销售利润率仅5.9%,为2007年以来的次低值,因此2016年水泥行业经济效益远未达到正常水平;三是行业经济运行仍然面临压力巨大:产能严重过剩局面仍未有效缓解,企业融资环境依然偏紧,资金压力加大,环保考核更加严格等。更重要的是2016年行业经济运行的恢复性向好基础十分脆弱,是供需两侧多种因素共同积极作用的结果,其发展态势仍取决于宏观市场环境是否持续稳定和产业结构优化是否能继续推进。
  2017年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有望回升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2016年12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以8.1%的年内最低同比增速结束全年,同期建筑安装工程投资增速9.3%,二者均为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以后最低增长速度,从大的投资周期看,当前投资增速仍处于下行区间,但根据全国固定资产投资构成项的变化情况以及我国国民经济宏观发展目标,可以初步判断2016年投资增速已经初步探底,2017年有望回升。
  第一,制造、房地产业投资增速低位回稳。制造业和房地产业投资是我国固定资产投资的主要组成部分,2016年二者投资规模占我国固定资产投资总规模的54%,其增速变化情况对全国投资增速变化影响较大。2016年初在中央一系列扩大有效需求的宏观调控作用下,2016年3月份以后全国投资增速一度小幅回升,但受制造业投资增速下滑影响,全国投资增速在5月份以后再次下滑,四季度在制造、房地产业投资增速的缓慢回升下,全国投资增速稳定在8.3%上下。
  在2010年我国制造业规模成为全球第一制造业大国以后,制造业投资增速开始回落,直至2016年8月份回落到2.8%的最低点后探底回升,在2016年制造业投资中钢铁、有色、化工、建材等重工业投资出现下降或微幅增长,电子、电器机械、食品、纺织等行业投资增长仍保持10%以上的增长速度。
  我国房地产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在经历了一段时期的高速增长后于2013年出现回落,2015年跌至2.6%的最低点。2015年末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制定“去库存”调控措施以后,2016年房地产业投资增速在波动中回升,8月份以后稳定回升,全年6.9%的增速比2015年回升4.3个百分点。
  第二,基础设施建设投资仍保持较高速度增长。我国仍处于城镇化进程中,加强基础设施建设仍是扩大有效需求工具箱中最快捷有效地的工具。2012年十八大召开后,我国基础设施建设出现提速,本轮投资周期在2013年达到顶峰,2016年投资增速高位回落到13.4%。其中市政和道路工程作为基础设施建设中最大的两项,其增速在2016年有较大波动,年末市政工程投资增速收于22.9%,比2015年高2.7个百分点,投资规模占全国固定资产投资9.5%,道路工程投资全年增速15.1%,比2015年回落1.6个百分点,投资规模占全国固定资产投资5.5%。从两项投资增速的数次变动可知基础设施投资是中央实施精准调控的主要抓手之一。虽然2016年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增速出现高位回落,但其对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仍具有稳定器作用,是支撑我国投资和国民经济保持平稳增长的重要因素。
  第三,国民经济发展目标为投资增速设置了底线。2020年我国第一个一百年目标的实现,“十三五”时期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年增长率必须保持在6.5%以上。从拉动我国国民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来看,2015和2016年货物和服务净出口对增长的拉动作用都为负数,2017年出口形势依然严峻,而消费对国民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是渐进积累过程,“十三五”时期投资对增长的贡献率必须保持在40%以上。2016年投资增速已接近下限。2016年国家已经密集出台一系列扩大有效需求措施,其效果将在2017年下半年显现,因此2017年投资增速有望企稳回升。
  产业结构继续优化是保证水泥行业经济运行继续向好的关键
  2016年水泥行业经济运行态势向好是供给两侧共同发力的结果。2017年水泥行业面临的宏观市场环境预期将继续保持稳定,因此决定行业经济运行能否继续向好的关键就取决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否能继续推进,水泥产业结构能否继续优化,取决于行业自身的选择。去产能、控产量、加强行业自律、加快化解产能过剩、推进行业转型升级等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工作仍需坚持不懈。
  (作者工作单位:中国建筑材料联合会信息和经济运行部中国建材数量经济监理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