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中小企业协会副会长尤灿谈建材行业2021年外贸出口形势

2021-03-04 15:41:14

  2020年是我国建材行业蓬勃发展的一年。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建材行业在1月至11月实现了建材产品产量持续增长及行业营业收入恢复性增长。其中,全国规模以上企业水泥产量21.6亿吨,同比增长0.9%,增幅比1月至10月扩大0.5个百分点;平板玻璃产量8.5亿重量箱,同比增长1.3%,增幅比1月至10月扩大0.8个百分点。预计1月至11月规模以上建材企业营业收入4.5万亿元,同比增长0.6%,恢复增长;利润总额约4000亿元,同比增长2.5%。

  然而,2020年建材行业外贸出口却不容乐观。权威统计数字显示,除个别领域外贸出口出现增长外,多个建材细分行业外贸出口出现下滑。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1月至12月,我国家具及零件出口总额为4038.6亿元,2019年全年家具及零件出口总额为3600.8亿元;2020年我国家具及零件出口额比2019年大幅增长12.2%。而在陶瓷行业,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我国陶瓷砖出口整体下滑9.35%;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信息显示,2020年,全国累计出口钢材5367万吨,同比下降16.5%。

  2021年,建材行业外贸出口会面对何种形势?建材外贸企业应该重点关注哪些问题?针对上述问题,中国中小企业协会副会长、中国中小企业协会国际贸易摩擦预防及应对工作委员会主任尤灿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尤灿表示,2020年我国外贸形势展现出比较矛盾的状态,根本原因在于经济活动本身的复杂性和宏观经济观察与微观经济运行的差异性。具体到建材行业,我们可以明显看到因为中国经济强劲回暖,国际市场原材料价格升高,国内市场价格增长,海运费增长,国内国际市场倒挂明显。有些品类比如钢板价格瞬间回到了十几年前。即使有些品类出口虽然数量下降,但是出口金额确是上升或者不变的,就是因为单价上升了。例如薄彩涂钢板,出口越南每吨价格从2020年年初的800美元涨至约1100美元。这种现象的原因也很好理解,外国客户在中国产品价格较高但又只能依赖中国产品的情况下,一定会需要多少就买多少,不敢囤货又怕跌价,这种简单的市场考虑导致了我们观察外贸指标时出现了困惑。

  “因此,基于对中国经济的信心和对中国基础工业制造能力的乐观,我们始终认为外贸形势从来没有不好,而且也会不断继续上行。”尤灿说。

  他认为,2021年,建材行业外贸出口需重点关注以下三大趋势:

  一是建材外贸出口面临百年未有变局和具有不确定性的中美关系。尤灿认为,所谓百年未有变局,远远不只是中美之间的问题,而是国际政治整体架构的问题,是人类整体政治架构的变化。在这种情况下,中美作为世界第一大和第二大经济体,如果加剧摩擦,会导致其他国家作出各种各样的选择和反应。很多事情都需要在大背景下进行考虑。

  美国新任总统拜登就职后,对中美关系目前已经形成的大格局不会有太大改变。中美目前长期摩擦的局面,其实是新旧国际秩序之间的一种摩擦,摩擦可能会持续很长时间,这是作出外贸出口形势判断及作其他判断的逻辑基础。

  这些都会给国际政治经济生活带来非常剧烈的变化。当然从一般人的角度来看,不会突然感觉到生活的变化,但从汇率、市场供求关系、外部客户的悄然转变等,都会感到这种变化。

  二是上述背景导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尤其是东盟和中东的外贸环境发生变化。尤灿表示,在中美经贸摩擦大背景下,“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尤其是东盟和中东的贸易环境正发生变化。以专委会应对贸易摩擦案例来看,越南可以作为一个很好的观察样本。

  越南在中国和美国之间及中国和欧盟之间的地位提升,催生了其经济进一步腾飞。美国为了防备越南大量加工中国产品,发起了对越南原产地证合规性及汇率操控的指控。同时越南和欧盟又签署了自贸协定10年内逐步削减99%的关税。这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就是贸易投资需求因为政治原因会短暂受限但一定不会长期被抑制。我们一向秉持的观点是,贸易自身会寻找出路,企业赚钱的本能会寻找出路,打压这种本能的制度或政策是不能长久的。

  从2020年公布的统计数据中可以看出,我国对外贸易仍在正常进行甚至继续攀升,只不过外贸的传统地域、领域发生变化,转变了形式、改变了样貌。从这个角度看,“一带一路”倡议具有高屋建瓴的前瞻性。

  三是前所未有的丰富的外贸机会对企业管理者提出更高要求。每次变局对企业的发展、个人的发展,都可能是一件好事,大家要尽可能拥抱这种变化,而不是抵制它。但在这个过程中,纷繁复杂的机遇和挑战,对企业家们提出了极其严格的要求,远超以往的多次变革。

  平时国内企业家更多倾向于考虑政企关系、投融资环境、降低成本和增加产能等因素,但现在要求国内企业家要有国际视野,应该更多地关注国际间发生的事情以及这些事情和自己之间产生的连接点。相应的要求变成了:首先,要知道哪里能拿到真实的和快捷的信息,不能慢于别人、不能被外界干扰自己的判断;其次,平时一定要注意企业本身管理制度的改革,做到好调整好回头,企业家要更加细化管理,真正知道自己企业的盈亏点;最后,中美经贸摩擦的大背景下,一定要选择出自己能控制的国际产能规划和产业规划,走出一条能掌握主动的新的路径。(宗文)

  尤灿简介

1.jpg

  尤灿,澳大利亚法律博士,澳大利亚持牌律师,2012年留学回国至今从事国际间经贸摩擦应对和纠纷解决工作。2015年起于中国贸促会任职企业权益保护中心业务二处处长,主管国际经贸摩擦应对工作。2019年起至今于中国中小企业协会任副会长并兼任协会国际经贸摩擦预防及应对工作委员会主任。至今主持反倾销、反补贴、保障措施等经贸摩擦案件应对工作80余起,涉案金额超过千亿美元,涉案企业超过数千家。

  责编:孔文雄 曾信则

  校对:张健

  监审:韩凤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