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终特稿——玻璃篇 | 东北:摆脱“小”“弱”困境

2020-12-02 17:23:58

《中国建材报》特别报道组

“完全没想到今年能涨到这个价格。”说起浮法玻璃原片今年的火爆行情,辽宁本溪玉晶玻璃有限公司销售部长刘涛慧坦言。

而在东北浮法玻璃联合体秘书长李文杰看来,今年的玻璃行情非常“诡异”。“疫情期间玻璃出口量大减,房地产行业也不兴旺,但国内需求却突然大增,价格变得日新月异。始料未及,所有的玻璃企业老板都笑了。” 微信图片_20201202095302.jpg

“河北涨了我们就跟着涨”

小板玻璃93元/重量箱、大板玻璃100元/重量箱,这是刘涛慧12月1日向《中国建材报》社记者提供的最新报价。

辽宁本溪玉晶玻璃有限公司拥有4条浮法玻璃生产线,两条产能800t/d,另两条产能900t/d,在东北地区平板玻璃产能排名第一。

其他企业目前的浮法玻璃原片价格也不相上下。据李文杰介绍,信义玻璃(营口)有限公司、吉林迎新玻璃有限公司产品价格稍高:小板玻璃94元/重量箱,大板101元/重量箱;凌源中玻小板91元/重量箱、大连亿海大玻玻璃有限公司不到90元/重量箱;佳木斯佳星玻璃薄板94元/重量箱。

而今年4月底浮法玻璃价格低谷时,东北地区浮法玻璃小板是55元/重量箱,大板58元/重量箱。

说起今年东北的玻璃价格上涨,李文杰笑称是“傻子过年看邻居”。“河北涨了我们就跟着涨了,信义、玉晶两大领头羊带头涨了,其他企业也责无旁贷地跟着涨了。”在他看来,利益最大化是企业生存、发展的灵魂。

不过,入冬后东北地区的玻璃原片销售形势瞬息万变。“11月25日客户还忙着抢货呢,到27日就突然说今天不装货。说转向就转向。”刘涛慧说,从11月28日开始,本溪玉晶发往京津冀、华南等地的货物逐渐增加。

因天气寒冷,东北地区的玻璃加工厂不得不停工,原片生产企业必须将产品往外运。玻璃深加工企业可能头一天还正常加工生产,第二天就“上冻”了,只能停工。再下游的门窗厂、幕墙公司也大多停止施工。对于24小时连续生产的玻璃原片企业来说,市场需求也跟着“上冻”了。

加上福耀集团在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的两条汽车玻璃基板生产线,东北地区目前共16条平板玻璃生产线。由于市场需求有限,东北地区并不能完全消化这些产能。

据刘涛慧介绍,2018年,玉晶玻璃在东北地区的销量占公司总销量的55%,2019年,这一数据降至48%。剩下的原片往南方发20%左右,出口20%左右,另有10%左右用于自有深加工厂。

“今年因为一条线冷修,不能按百分比来计算了。总体来说,是保证两条生产线供应东北地区,一条线产品外销。” 刘涛慧说。

1606895894(1).png

产能指标贡献地

近两年尤其是今年以来,辽宁省成为颇受业内人士关注的平板玻璃产能指标贡献地。

2019年,辽宁阜新恒瑞科技有限公司(阜新旭科光伏玻璃有限公司)日产500吨浮法玻璃生产线公告退出,产能置换至福建的一家玻璃企业。

今年下半年开始,该省则陆续开展三起玻璃产能指标拍卖。9月9日,辽宁省朝阳市凌源市世明玻璃有限公司玻璃3条生产线共810t/d平板玻璃产能拍卖,最终以7300万元成交,合单价约为9万元/吨。11月27日,辽宁省工信厅公示该公司3条平板玻璃生产线产能退出方案,如无意外,近期将公告其产能置换方案。指标买入方贵州黔玻永太新材料有限公司只要在今年12月31日前完成后续产能置换方案听证会、贵州省工信厅产能置换方案公告等工作,这一产能置换案例就顺利完成。

第二起指标拍卖发生今年9月22日,沈阳耀华玻璃有限责任公司平板玻璃共800t/d产能指标以1.3288亿元成交,折合16.61万元/吨,买家为信义玻璃(营口)有限公司。不过,据《中国建材报》社记者了解,因产能所有权目前存在纠纷,这一玻璃产能指标交易能否顺利完成尚未可知。

临近岁末,11月16日,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人民法院公告辽宁省阜新市复兴玻璃有限公司共390t/d玻璃产能指标拍卖信息。如无意外这场拍卖将于12月19日10时开始。

然而,因复兴玻璃产能合规性存疑,这一指标拍卖不会再像之前两场拍卖那么吸引买家了。11月24日,辽宁省工信厅发出一份《关于产能置换政策及阜新复兴玻璃有限公司有关情况的说明》,提示该公司两条生产线均未提供备案或核准等合规性文件,请相关涉及企业充分考虑存在的风险。

对于现存的玻璃企业来说,如果这些产能顺利置换到外地,就彻底掐灭了“僵尸”产能死灰复燃的可能,可以有效缓解东北地区平板玻璃供大于求的矛盾。

控制产能是永恒主题

东北地区的玻璃价格变化史也是一部生动的产业经济发展史。2012年之前,因东北地区的玻璃生产企业较少,需求量大,外地流入的玻璃较多,玻璃价格一直居高不下。当时的东北地区在全国来说也曾是玻璃“价格高地”。

2014年前后,随着东北本地新建产能增加,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对外地玻璃流入依赖程度也降低,价格逐渐下降,东北地区一度成为价格洼地,外流产品较多,被认为是华南等地市场的搅局者。

国泰君安玻璃期货分析师张驰曾分析,东北地区在全国玻璃市场而言是个小市场,又呈现出发展较弱的状态。

得益于行业整体形势的好转,这样一个又“小”又“弱”的东北玻璃市场,这两年也逐渐摆脱了困境。不过,一旦有新增产能进入,就会形成新一轮的竞争与洗牌。

公开资料显示,中建材佳星玻璃(黑龙江)有限公司500t/d薄膜玻璃生产线计划于明年3月点火投产。这一新生产线投产后,将与吉林迎新玻璃有限公司争夺市场,价格战恐难避免。

“明年也许大起大落,要学会未雨绸缪,水没来时先叠坝!我们期待来年的春天会更好。呼吁全行业的玻璃人团结起来,团结比什么都重要,没有团结就没有美好的明天!”李文杰说。

至于来年形势,李文杰表示:“需求永远是刚性的,只是多少之分。原材料的高低、库存的大小都决定玻璃的价格。区域团结协作决定企业的价格,同步走、齐步走是区域协作的灵魂。”他相信,在东北浮法玻璃联合体主席赵晓亮的带领下,东北玻璃市场未来可期。

刘涛慧也表示,今年全行业尤其是河北沙河去产能不少,虽然也有新增,但总体感觉新增产能与去掉的产能持平,而且是在出口量减少的情况下,行业整体效益实现大幅提升。明年的玻璃市场行情“应该差不了”。

不过,在李文杰看来,“十四五”期间控制产能,这将是永恒的主题。“产能过剩日子就不好过,开会、调控都没有意义。”

责编:阴音 姜辰雨

校对:张健

监审:张亚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