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石行业绿色发展正当时

——2019’中国砂石行业绿色发展峰会暨砂石骨料网年会侧记

2019-11-26 15:30:10

  11月20日,太湖之滨的浙江湖州,刚经历了一场南下寒潮,又迎来了冬日艳阳和八方来客,500余名来宾将2019’中国砂石行业绿色发展峰会暨砂石骨料网年会的主会场和各个分会场围了个水泄不通。

  颗粒小砂石,何以成为众所关注的大议题?

  市场是最好映照

  砂石是建设工程最大宗、最基础的原材料,国内年需求量超过150亿吨。当前,建筑用砂主要分为机制砂、河砂与海砂等几大类,消耗自然资源量十分显著。据介绍,海砂应用范围受限,机制砂、河砂的开采由于种种原因尚难满足需求。今年下半年以来,沿海省份地方政府相关部门的领导均被基建工程的砂石供应紧张、价格飞扬弄得紧张不堪、手忙脚乱。

  据了解,截至10月底宁波市供应砂石达2318.51万吨,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了471.64万吨;由于本地河砂资源匮乏、矿产资源出让受限,全市已然严重依赖外地砂石供应,依赖度高达90%;目前宁波砂石约为165元/吨,价格上涨了约三至四成,市场依然供不应求。事实上,这样的市场供应状况远不局限发生在浙江。在福建厦门,砂石价格已达到约250元/吨;在广东深圳,价格更是高达约270元/吨。

  早在上世纪末、本世纪初,浙江富春江、曹娥江河砂采矿权出让屡创天价。在曹娥江河砂开采的鼎盛期,仅嵊州境内就有200多艘挖砂船作业,采砂场遍布曹娥江沿线。随着资源减少和管理从严,如今河砂开采盛况不再、盛景难现,河砂开采资源枯竭。

  浙江省矿业联合会专家咨询委主任潘圣明指出,上世纪90年代中期,浙江有各类矿山13544个,平均每县约有150个、每个乡镇约有15个;长期的无序开采、乱挖乱采,导致浙江乡村青山不存、绿水不在,成为困扰各级地方政府的难题。通过综合整治、绿色发展,截至2018年,全省矿山数量仅为825个,减少了94%,平均每县9个、每乡镇0.9个;大部分在产矿山已建成绿色矿山。

  在国内砂石市场供应难以为继的宏观背景下,来自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的砂石开始进入沿海市场。同时,也激发了国内企业沿着“一带一路”走出去发展的热潮。

  绿色是最热话题

  浙江湖州是“两山”理论的发源地,诞生了全国第一个绿色矿山。2018年,自然资源部首次发布《砂石行业绿色矿山建设规范》,标志着国内绿色砂石矿山建设进入了“有法可依”新阶段。11月4日,工业和信息化部与国家发展改革委、自然资源部等十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推进机制砂石行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意见》,强调合理投放砂石资源采矿权,规范砂石资源管理,鼓励利用废石、尾矿等生产机制砂石,节约天然资源。

  因此,在这样一个具有样板意义的标志地和具有指标意义的窗口期,“发展、绿色发展”自然而然成为此次峰会最热门的话题。围绕绿色发展,浙江省自然资源厅副巡视员邱建平提出了“政治上要有觉悟、竞争上要有本领、社会上要有担当、文化上要有情怀、生态上要有多赢”的“五有”要求。中国建材工业经济研究会会长刘长发提出了要制定绿色矿山的标准,要开展全生命周期绿色矿山规划,要对绿色矿山开发进行有效监督,要开展绿色加工和绿色应用的“四要”目标。浙江省散装水泥发展中心副主任骆公望则提出了推广应用新技术、新设备,将机制砂石生产由简单分散的人工或半机械的作业,逐步转变为标准化、规模化、现代化的工厂,关注下游使用需求,加快智能化发展等建议。

  高品质是最炫追求

  会上,围绕不断涌入的国有资本和私有资本的需求,浙江浙矿重工股份有限公司、徐州徐工挖掘机械有限公司、世邦工业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等一大批国内外知名企业,在“2019’中国砂石行业绿色发展峰会暨砂石骨料网年会”“高品质机制砂技术与应用专场研讨会”等分会场的交流中,为大家带来了最新研究成果、技术发展、设备展示和解决方案。

  为了加强技术研究、夯实发展基础,在本次峰会上,砂石骨料网与武汉理工大学硅酸盐建筑材料国家重点实验室还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国内企业与来自印尼、马来西亚的代表签署了“一带一路”东盟国家砂石企业战略合作协议等。

  砂石骨料网创始人、砂石产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华表示,大变局下的中国砂石产业发展的走势,一定要紧紧围绕中国经济由高速度发展向高质量发展转型、围绕生态文明建设的迫切要求,做好绿色发展、高质量发展的大文章。并指出,中国砂石行业发展正逢其时、任重道远。

  本次峰会还进行了《2019中国砂石行业运行报告》等信息发布和经验交流活动。与会代表还参观了湖州新开元碎石有限公司绿色矿山、长兴南方水泥生态复绿等项目。


1126d1_副本.jpg

图为会场展出的现代化砂石企业模型。

  中国建材报记者:董波 责编:张子豫 监审:王怡洁